今天坐在车上,和老婆说,每个人行使自己的正义,就是在为社会伸张正义。每个人都不行使属于自己的正义,这个社会怎么会有正义?不伸张正义,就是在纵容邪恶。

关键是,是不是每个人,都维护了自己的利益。那个被冻死的学生,和他可怜的被淫威和金钱封口的父母,是人类社会的悲哀。我们的某些个体,已经被教化成一种没有自主意识的行尸走兽,自己被奴役不说,即使失去自己的骨肉,也还惧怕外界的淫威,这样的活着,苟且,虽令人同情,却也不令人同情。人活到这个份上,活着仅仅剩下吃饭,喘气,睡觉,和对流氓的服从。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