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蒂特兰湖的某个下午。高原的景色,在低海拔很难看到。

 

2007年,墨西哥之行,去之前一句西语不会。去了以后,学的第一个词是"巴尼奥(厕所)",在瓜达拉哈拉广场上,两个警察和一个擦鞋小贩,在我一通比划之后,笑着教给我的。后来,记住了为数不多的几个俗词,比如谢谢,还有像唱歌一样的ciento cincuenta(一百五)。不过,那次激发了我对西语的兴趣,回来以后报了个学习班。太太也很支持,只要可能,都车接车送。

但是,语言这个东西,在没有环境,又没有机会使用的情况下,很难有什么提高。所以,学完了就撂下了。

 

这次出门到瓜地马拉,在安提瓜,见到不少有趣的人,这个城市老城区相对小,纵横也就十条八条街,比瓜地马拉城或者第二大城市希拉,更容易碰到这些人。仔细想想,去这个小国家,注定会碰到更多有趣的人,因为,能去这样国家的人,口味必然有些特别,与众不同之人占全部游客的比例,肯定要更高一些。

随便列举几个,这里面美国人居多,不指明国籍的就是美国人了。。。有个男青年,信仰上帝,从美国加州要徒步走到阿根廷,被太太起名"椰子酥",因为觉得直接叫他"耶稣"有些冒犯。。。有对退休夫妇,从美国驾帆船往南,沿大西洋沿岸,一直开到巴拿马运河,然后再沿着太平洋岸边,开回美国。。。有个捷克老兄,自驾摩托车,也是从北美往南美去。。。太太还见到一对摩托夫妇,大概也是纵贯整个美洲。。。在树屋,碰到一对夫妇带着两个女儿,从加州开车一直往南。。。树屋的主人,是一对年轻男女,男的是加拿大人,女的是美国人,从当地人那里买了一块地,在搞鳄梨种植,和树屋旅游。。。

 

今天,出门坐了一趟公交,骑了一趟自行车,去了一趟银行,看了两张报纸。

公交上人多,和瓜地马拉公交是一个水平,比人家车上人还多。美国等公交的时间是长一些,但车上人少,人人都有座,人少就不烦。

 


瓜地马拉名片,鸡公车众生相。作者Oscar Perén。

今天上午,先打电话联系了一下earth lodge,计划明天去。然后就和太太去了汽车总站。先坐车去Chimastenango,简称Chima,然后转车去San Juan Comalapa。之前在大湖边,读了一篇介绍瓜地马拉著名民间画家的文章,说这个镇子有很多画廊。。。

 

今天上午,又去Dupont Circle,取了签证。确认了只要有了这个签证,就可以自由来往中美洲四国:瓜地马拉(Guatemala,西语发音是"瓜戴马拉",叫人家危地马拉不知从何而来),萨尔瓦多,尼加拉瓜,洪都拉斯。好好好,反正我申请的是多次入境的,也不知道申请多次的对不对,忘了问了。问签证处的大胖姑娘,有没有旅游的小册子,她给了我一本,然后让我去前门的使馆正门,说他们那里有更多的资料。

从前门进去,一个小伙子接待了我,很热情,但他告诉我他马上要去开会,所以只能简要给我讲讲。下午三点他会在使馆,让我可以给他打电话,给了我一张名片。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