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电工傅师傅来我家,帮我解决门厅灯的问题。门厅的灯,被改水电的工人搞乱了。先是成了长明灯,开关无法控制,只好把原来干活的小孩叫来,他一通敲打,在墙上又凿出两个窟窿,又穿了一根线,这下,开关终于变成开关了,总算是能控制了。可是,又出现了灯光闪烁问题。闪啊闪,闪得我的心,都要碎了。

我运气不好,加上自己没经验。找的水电改造的一伙人,一帮二十出头的小屁孩,不专业,加上瞎糊弄。我就像,被无良无能的留学中介折腾得快死了的学生,挣扎在崩溃边缘。想起了赵传的歌词,剃刀边缘。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