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航,是我们小区同一栋楼的一年级小学生。今年,他经常每周到我家一次,每次二十分钟左右,每次我教他几个英语单词,或者短句子,完全是随机的,想起什么教什么。就当是我陪他玩,或者是他陪我玩了。

今天,教的是"星期week","月month","蚊子mosquito","世界杯world cup"。

 

自从去过几趟墨西哥和瓜地马拉,以及虽然一直慢慢悠悠,但一直坚持不懈地学习西班牙语数年之后,我对拉美从一见钟情到感情日渐加深,甚至已经开始想把拉美作为我的第二故乡,下半辈子的栖息所。

今年的世界杯举办地点在巴西,自己并不怎么关心世界杯,但因为其中众多拉美球队的突出表现,更加增进了我对拉美的兴趣,也从另外一个角度更加理解了拉美人民的生活。

 

最近,一直在看西语电影,学会了不少骂人的话。必须得学会,不会骂人的话,看电影的时候看不懂人家说什么,就成了傻B一样。

爱情是狗娘,是一部很好的墨西哥电影。电影开头前三分钟,飞车追逐过程中,几乎全是骂人的话。

 

自从写了几篇关于中国学生被美国大学开除的博客之后,一些被美国大学开除的本科生、研究生,纷纷通过网络搜索找到我,向我咨询下一步应该怎么办。

关键,总有人找我,那么这就不是一个两个,也不是三个五个。

 

前几天,在商场碰到两个拉美模样的男女,正在和营业员说话,一看就是互相谁都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

稍微走近点一听,确认是说西语。我说,necesita ayuda?

 

Sometimes some bastards jump out just in front of my face in the US. Yelling "Go back to your country" or something like that.

I figure out a few sentences to answer them.

 

西班牙语中关于颜色的一组卡片,在识别、听力、拼写连续三组测试中,100%全部做对,记录一下。


把自己当成一个孩子吧。有的孩子在哭,有的孩子在识字。
“掌握一门新语言就等于拥有另一个灵魂。”——查理曼大帝
“To have another language is to possess a second soul.” –Charlemagne

杰弗里·威兰斯(Geoffrey Willans)所说:“在至少了解两门语言前,你不可能通晓一门语言。”

 

今天,自己动手擦了擦车,结果前两桶水,全是照片上的颜色。第三桶是浓缩的灰黑色。

我确信我的肺里就是这个颜色。不用开胸验肺了,祖国。(完)

接触过一些被美国大学开除的学生,我真为他们觉得痛心。现在唯一感到幸运一点的,这些都不是我送出去的学生。

我经常在想,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些学生被开除,其中有一些还是看起来很不错的学生,比如出国前高中学习成绩和托福/SAT成绩都不错的学生。

 

求知,就是追求真善美的过程。有了真兴趣,如同有了信仰差不多。

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的西语分级注释读物系列不错。字大,看着舒服,MP3录音有点广播剧的感觉,外加的背景知识也很好。
家里下水稍有不畅,用搋子试试,结果变成这样了,艺术家也难想到这样的效果。


装置艺术:中国制造  Made in China/Hecho en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