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和前天一样,还是早上五点,手机闹钟响了。这次,没有做任何思想斗争,在床上由五点之前的不工作状态,慢慢进入五点之后的工作状态,清醒了一会。人起床如同电脑开机,总是需要嗡嗡作响一阵子的,表面好像什么正经事也没干,实际正在努力酝酿中。十分钟之后,人体开机启动完毕,我毫不犹豫地就起了床。早起是为了出门锻炼身体,这种对自己有益无害的事情,难道还需要思想斗争么?一大早什么事情还都没做,就自我反省了一次,不错,有点民国蒋总统和晚清曾国藩的意思。

昨晚,已经把必要的头盔、手套、水瓶等等准备好,这样,可以像紧急集合一样,爬起来套上衣服就跑。起来洗漱一下,吃了一块蒸白薯,一只胳膊拽歪上驮包,和太太打个招呼,出发。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