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坐火车回北京,拎着一个巨重无比的箱子上车,所幸,碰到一位充满爱心的小伙子,帮我把箱子举到行李架上。卧铺,10号上。火车启动之后,和自己的惰性战斗了一下,终于咬牙坚持看完了一篇西语故事,又学了些东西。等到十点熄灯后,先是在窗边坐着,看窗外黑漆漆的世界,和各种各样的房子,特别关注新楼盘,看有多少灯黑着。

期间,旁边11号上铺脚臭,旁边其他睡着的人不知闻到没有,我在下面坐着,实在受不了,把我熏出去了,到火车连接处站了一会。

 

13-09
17

吉利数

2013年9月17日,抓到了这个吉利的点击数。

拍完朝霞,走到919路公交德胜门始发站。正好,一辆空车进站,等车的人也就几十人,不算很多,但已经聚成密密麻麻的一大团,大有少数不明真相的群众要搞什么群体性事件的架势。车门一开,众壮士蜂拥而上,场面之壮观让我觉得很开眼,好似车里有无数的金银财宝和大批美貌的宫女嫔妃等人去拿,德胜门破城了的感觉。这种竞争性场面,在帝都也算燕京一景了。地铁有一站叫做"金台夕照",我看这一站可以叫做"德胜晨涌",活人表演,精彩不容错过。

旁边的文明人和弱势群体,几个年轻人,几个老太太,纷纷对这种行为表示一定程度的愤慨。对我拿出相机拍照的举动,一个年轻小伙子说,对,把这照下来,发到微博上面去。老太太们,有心无力,自知不是这些个壮汉的对手,只好在拥挤的人群背后等待最后的机会。

 


今天和前天一样,还是早上五点,手机闹钟响了。这次,没有做任何思想斗争,在床上由五点之前的不工作状态,慢慢进入五点之后的工作状态,清醒了一会。人起床如同电脑开机,总是需要嗡嗡作响一阵子的,表面好像什么正经事也没干,实际正在努力酝酿中。十分钟之后,人体开机启动完毕,我毫不犹豫地就起了床。早起是为了出门锻炼身体,这种对自己有益无害的事情,难道还需要思想斗争么?一大早什么事情还都没做,就自我反省了一次,不错,有点民国蒋总统和晚清曾国藩的意思。

昨晚,已经把必要的头盔、手套、水瓶等等准备好,这样,可以像紧急集合一样,爬起来套上衣服就跑。起来洗漱一下,吃了一块蒸白薯,一只胳膊拽歪上驮包,和太太打个招呼,出发。

 

13-09
13

90公里

早上五点,手机闹钟响起,犹豫了一小会儿,起还是不起。

五点二十,起床。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