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着说那天教堂里的故事。


那位站在讲台的女士,正在和大家分享她的经历。我一开始以为,她是个牧师,听着听着,听明白了,她就是一名普通信众。她讲的是,她和她丈夫去年和今年的经历。我没听到开头,进教堂坐下后,听到她讲她丈夫的颅骨,在干活时被掉下来的什么东西砸了,造成颅骨凹陷。这简直是飞来横祸,拉着她丈夫到医院,医生说要手术,她一开始也准备同意,签字给丈夫做手术。但做手术有三种风险,一是当场死亡,二是变成植物人,三是造成瘫痪。她也很矛盾。其间,回家了一次,她的侄子给她打电话,安慰她,并且建议如果保守治疗,就先保守治疗。她向医生请教,医生说保守治疗也可以,如果病情恶化再来就医。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