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一个灰霾的早晨。此次从北到南,可以说是PM2.5之旅,噪音之旅,粉尘之旅,愈加坚定了我的某种决心。

在灰蒙蒙的早晨,和Jacob告别,并合影留念。

 

今天,坐轮渡过了长江。

早上起来,在东园吃了一碗虾籽馄炖,一个生肉包,一个糯米馅的包子,一共十元,吃得挺舒服。一通拍照留念。包括吃光了的餐具。

 

早上,先去修了车。然后,在东园吃了饭,很喜欢这个饭馆,食物、环境都很好。播放的轻音乐,居然是"阿根廷别为我哭泣",音乐声似有似无,很好的环境。

吃完饭,和小邱集合。小邱昨晚发烧了,有点憔悴。本来想和小邱一起行动,结果我们两人兴趣完全不同,我喜欢博物馆和名人故居等等,他喜欢公园类。所以,我们再次分头出发,各玩各的。

 

从宝应出发,大约是8点,和小邱睡在同一个房间,小邱怕打扰我,直到我醒来才去洗澡。

在路边吃了点东西,素包子还不错,但肉包子可把我腻着了,里面都是肥油。

 

今天的行程,是由在楚州区参观博物馆和纪念馆,外加40公里骑车到宝应。

早上起来,先奔周恩来纪念馆。上小学的时候,毛先生和周先生分别去世,作为一个小学一年级学生,感觉到气氛真压抑,好像世界末日要到了。人人愁苦着脸,大家一副悲痛的样子。

 

本来预计是100公里的路程,所以上午九点才出门。结果今天风大,很多时候都是顶风前进,外加第一次走错了一段路,往返多走了大概10公里。另外,在当地骑友的建议下,从预计的淮安市区,前进到楚州区,又多走了二十多公里。

好在,赶在天色完全黑暗之前,赶到了目的地,找好了旅馆。

 

凌晨两点多,徐州旅馆楼下的一只公鸡,又开始抽疯一样地开始叫了。这只公鸡,已经连续折腾我两个早上了。每天凌晨两点多,开始打鸣,每隔几分钟来一次,非常有节奏,这样一直能折腾到四点多,消停一会。然后再接着叫,而且早上五点多,其它公鸡也开始叫了。

我敢肯定,这只公鸡,离我直线距离不到200米。我听得见它的声音,可是我不知道它在哪里。

 

连续骑车七天,到了徐州,休息一下。另外,徐州虽然不是什么大城市,可玩的地方还不少。

上午,先去了李可染纪念馆,和在山东高唐的李苦禅纪念馆一样,我去参观,不是为了看多少国画精品,更多地是看画家的人生感悟。

 

昨晚在微山县的德克士快餐店免费上网,本来确定今天到徐州。可昨晚一看地图,到徐州有点往西走了,所以一大早再次跑到德克士上网,结果在微山和邳州之间也没什么县城。想着上路再看路标决定。

结果路上也没几个路标,只好沿着104国道,算了,徐州就徐州吧,反正没去过。印象中徐州是个大地方,因为南来北往的好多火车都在这里停车。

 

在骑了110公里之后,到达微山县。微山湖旁边的县城。

找好旅馆,放下行李,饿了,出去找饭馆。路边看着还可以的第一家饭馆,叫青云斋好像,反正是什么斋,应该还可以的饭馆才起这样的名字吧。可是这家饭馆,从外面都看不出来到底是开了,还是没开,是不是倒闭了?硬着头皮走进去,几个女的站在那里,我问她们,她们说开业。把我引到前台,原来我是从饭馆后门进去的,怪不得感觉很奇怪。前台问我几位,我说就我一位。女服务员赶紧说,不好意思,我们这里都是包间,有最低消费,几百八,280似乎。

 

今天最轻松,只骑了40公里。

上午起床,一直在犹豫是不是去那个大运河南旺水利枢纽,下去问了一下旅馆老板,老板说没意思,还不如去宝相寺看看。嗯,本来我就犹豫,这下有人在旁边推一把,就把我推到庙里去了。

 

昨晚住了不错的旅馆,卫生间里有浴霸真不错,又亮堂又温暖。

早上起来,把昨天在饭馆饱餐一顿之后剩下打包的炒面吃了。磨磨蹭蹭,又是9点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