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节前夜,我坐在我经常出没的学习圣殿之一,某M开头的快餐店里,用西班牙语和中文写了这样一条短信:

Feliz Navidad y Feliz Ano Nuevo 晓东用西班牙语祝您圣诞快乐和新年快乐!

 


最近在看两本西班牙语书,一本是Nuestro Idioma, Nuestra Herencia(我们的语言,我们的传承),另一本是Entre Socios(合作伙伴之间)。第一本书,是给在美国长大的拉美裔孩子看的,这些拉美裔美国学生,听说基本不是问题,这本书主要是为了进一步提高他们的语言能力和对拉美文化的了解,看了这本书,因为书里面相关内容都对应了各自国家的国旗,所以至少对拉美那边各种各样的国旗认识了不少。第二本,是给有一定西班牙语基础的美国大学生介绍拉美商业和相关西班牙语的。

今天细读了第二本书的前言,发现这已经是一本中级水平的西语书了,intermediate。

 

这个题目,写得有点小朋友的感觉,或者泰山T恤衫上面豪言壮语的意思。不过,确实,我是第一次登上泰山。今年11月中旬,兴致来了,准备去泰山一游。已经多年没有爬过什么名山大川了,对国内的景点早就审美疲劳了,加上各处人太多,票太贵,而且上山下山对膝盖多少有一定影响。


坐卧铺,头一天早上到达泰山,入住旅馆后,出去找吃的。找吃的也够费劲的,附近只有油条之类的玩意,最多还有点包子,选择太少,好在最后找到一个快餐厅,虽然也不怎么样,但也比只吃油条强。随便对付着吃了点,走到天外村。在天外村看了看上山的汽车票和门票,合计157元每人,真够贵的,有要被人抽血的感觉。和太太商量了一下,因为今天不是正日子,先不去,今天先在附近逛逛,看看情况再决定明天如何上山游览。决策完毕,看见很多当地人上山打水,便和太太慢慢悠悠和当地人一起往山上走,边走边问路。

 


要么轻松愉快,要么咬牙瞪眼,要么喝着红酒,要么强撑眼皮,终于看完四本书。。。。刚开始的时候,这像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第一本书,墨西哥的背景相对熟悉,但生词太多,看得最费劲。第二本,波多黎各,轻松不少。第三本,西班牙,没去过那边,不过看着还行。第四本,拉丁美洲,篇幅明显长了,都是四五页,相对又是挑战,一天看一篇,偶尔还能看两篇。

好在,连滚带爬,都折腾过来了,仍然有不少单词和语法都糊里糊涂,没关系。慢慢来。

 

因为如果大家都知道了,贵族往哪里躲呢?

因为贵族是很烦土豪的。

 



    13年11月15日下午,在图书馆,安静宽敞的阅览室里,一个戴着彩条毛线帽子,上穿红色土拨鼠软壳,下穿灰色速干裤,脚蹬高腰皮鞋的中年人,刷完了E级图书卡,坐在宽大的沙发上。
   下午温暖的阳光照在他身上,一会看"西班牙故事",一会再看英文杂志"室内设计"、"美国摄影"、"美国图书馆"、"商务旅游"等。最后还抄了一本“如何在墨西哥和中美洲生活”和法语杂志大概翻了翻。他的心情甚好,想着应该带瓶红酒来助兴。

 

现在,被美国大学退学或者开除的中国学生,我是越来越经常地碰到了。

被美国大学开除,各种各样的原因都有。有些学生,没好好学习,成绩太差被美国学校开除。还有作弊之类的其它情况。说实话,有些情况不能全怪孩子,更多应该反思国内的教育制度。国内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基本都没有培养起孩子多方面的兴趣,搞得很多孩子们不会玩别的,只会玩游戏。而游戏上瘾,如同吸食毒品,危害太大。我觉得,就算是吸大麻(大麻在美国某些地方甚至还是合法的,是一种有争议的"毒品"),都比玩游戏玩出网瘾强。但家长和学生,听到毒品可能会觉得很可怕,但不会觉得玩游戏有那么可怕。实际呢,我觉得危害是一样的。

 

桐乡城外,有个石门镇,是丰子恺的家乡。太太和我商量着,上午先去看丰子恺故居,然后前往杭州。

一切准备就绪,正准备出门,突然发现车胎瘪了。正好还没退房,加上房间又宽大,就在房间里补胎。被扎的地方很小,放在水盆里,气泡速度很慢,拿肉眼找,肯定是找不到的。

 

从吴江到桐乡,似乎没有什么太多东西,路过嘉兴。

路边有个楼盘,刚看到以为就是三栋楼,其中中间一栋上面安装了电子显示屏,滚动广告写着:本楼1100平方, 有电梯,适合开厂、仓库,整体或分层出租,电话.........每栋楼都有四层。我骑过去一点,突然发现这三栋楼之后,还有二十七栋楼,全部空着。后面的楼,只建好了框架,估计成了烂尾。

 

在无锡,住的是189元的锦江之星。

早上起来,先去了很近的钱钟书故居。然后,收拾行李,继续前进。

 

常州,一个灰霾的早晨。此次从北到南,可以说是PM2.5之旅,噪音之旅,粉尘之旅,愈加坚定了我的某种决心。

在灰蒙蒙的早晨,和Jacob告别,并合影留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