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看了芝加哥老刘的博客。四月,老刘带领一众人马去西班牙和葡萄牙旅游,写下游记几篇。读到老刘用西班牙语和当地人交流,能想象出来,那是多么有趣的一幕。

想起去年在墨西哥恩塞纳达的一件事。在恩塞纳达的一家旅馆里面,住了一周时间,住的是顶层,房间很大,阳台也挺大,视野很好,能看到海边广场的巨大国旗,离市场也很近。只是房门钥匙不太好用,每次都要折腾半天才能打开房门。后来,多伦多来的多娜还来和我们会合,在顶层阳台上,我们分享了当地几种以前没吃过的水果。多娜同时感慨万千,讲了她为什么喜欢加拿大。

 

帮学生申请留学,学生个人能力怎么样,性格怎么样,直接影响到签证。

现在,考察学生的能力,首先是要和学生见面,然后要非常细致地提问。

 

最近去了一趟麦德龙,买了几瓶酒尝尝,另外,给出门喝酒准备好了相应器材,已经带着出门看了一场四个小时的电影,赛德克巴莱台湾版。


最近这两天的事,有家长想让孩子去美国上中学,给我几所美国寄宿学校的名字,说是某个中介提供的,问我能不能做。我看了名单,学校都是可以的学校,但一想,现在都5月了,以我的经验,绝大部分学校都招满了,哪儿还能有名额呢?别说5月,就是3月的时候,也基本找不到什么寄宿学校了。

多次问家长,给他学校名单的那个中介能否确认这些学校还在招生,因为我非常怀疑这一点。家长说,中介告诉他说还招生。。。

 



今早,梦见进入一个大学教室,我是刚从外地回来,好像是参加了什么成人教育,或者是什么在职研究生之类的玩意。刚进教室,便听见老师说要考试,这门课是生物化学。考试内容是二十个名词解释。

 

这个学生申请美国大学的奖学金肯定行,或者申请杰出人才绿卡都是可能的。http://www.zccw.info/

下面这段话,仿得很到位。。。。

 

今早,想起多年前的一件事情,不得不佩服个别同学的高瞻远瞩,人家比我早了多少年,认清了这个社会的真面目。

。。。。。。

 


2012年,是个世界政治八卦年,世界热闹异常,比任何娱乐都好看。

2008年,皮肤泛黑的奥巴马当选,世界人民跟着激动了一阵子,瞧瞧,黑人也当了美国总统了。难道这不是美国的颜色革命么?就算奥巴马不称职,就这个颜色当选也有意义。

 

昨天白天,和女学生电话练练英语。让她给我用英文数数十二个月,磕磕巴巴地说了几个,二月和八月没说上来,三月、四月、五月全部发音不对,每说一个,我说你回去查一下字典。。。现在一般不现场纠正发音,听见发音不对的,让她回去查字典,这样还能让学生记住。

昨晚,在操场压腿时,旁边一个小伙子,刚上北邮的研究生,我让他给我说说英文的十二个月,也是一头雾水,好几个月份不会,外加一大堆发音不准。。。比17岁的女学生发音还不准。

 


早餐食谱:
太太自制葡萄干麦麸面包,两个橙子,一根黄瓜,辣白菜,玉米粥。

 

去年,一个在美国的学生,问我一句毕业是不是回国的问题。

我毫不犹豫,"别回来了,至少美国食品安全有基本的保证。"

 

1,遗传方面,是父母定的。

2,出生之后,成年之前的道路,是父母定的。生活习惯,都是父母养成的。学习道路,更是父母给孩子选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