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志忠,和本杰明,都是漫画界的人。听了他们的讲座,太太带了一本蔡志忠的漫画书,请他签名,蔡大师在扉页上画了一幅小画,并签名。本杰明是个比较年轻的人,去过的地方比较多,对于国家和国民素质之类的,和我看法基本一致。

英国教授,情绪饱满,讲的是纪录片的一些类型,并播放了一些片段。记住了两个词,reconstruction和witness。感觉去听讲座的本科生,基本都没听懂。学艺术的学生,英文好的不多。昨天下午,我有点头疼。。。今天,求太太去给我买了红酒,一杯下去,感觉好多了。(完)
舌尖上的什么,都没有舌尖上的安全,更为重要。(完)
听了来自堪萨斯州立的Jared Anderson的婚姻家庭讲座,提了几个问题。听到他说,即使作为家庭治疗的教授,他仍然想和太太去参加一个有名的咨询师的培训,我没听清楚那个咨询师的名字,就提问。他把那人的名字写在黑板上,David Schnarch,在美国非常有名,他举办的workshop开到了世界各地。希望有一天能来中国,我也去听听大师的指点。

另外,Jared还写下了两个教授的名字。Scott Stanley,和John Gottman。在网上搜索两个人的书是不是有中译本,结果Gottman的书虽然有"幸福婚姻七法则"中译本,但网上书城都是缺货。到孔夫子旧书网上也没有,可笑的是明明没有,一些书贩子还写着有,结果一下订单就原形毕露,又告诉我们没有。

 

五月,天气暖和,世界各国教授们,纷纷出来讲学。借此机会,去听了一堆讲座,有德国教授讲旅行文学的,有美国教授讲美国婚姻家庭关系的。我不甘寂寞,用英文提问若干次,发音和语调的基础还可以。但在德国教授的讲座上,我提问中的用词说错了一次,那个关于游记文学的客观和主观的问题,我把客观说成了主观,objective说成了subjective,说完好久才意识到。。。

通常的讲座,蜻蜓点水,点到为止,也就讲一场。后来,发现了一个通知,是个系列讲座,【5.22~6.6】台湾东吴大学教授鹿憶鹿来我校讲学,应文学院有关老师邀请和学校国际处批准,台湾东吴大学鹿憶鹿教授将于五月中旬至六月中旬期间来我校讲学。

 

最近这些天,每天上午十点,Miss Huan都来花园里上课一个多小时,算是我们共同学习吧。中学里不教这些内容,但去美国学习和应付美国签证都用得到,她需要提高某些能力,只好我来指导。我的工作,一个是提问题,一个是倾听,偶尔示范或者点评一下,表扬肯定或是指出问题。

昨天课堂上,我让Huan小姐做的几件事情是:

 

这个老师,是旧金山一所高中的"指导老师",这个职位在美国中学的工作,有一部分是帮助应届高中毕业生申请大学和选择学校,所以,这种老师会定期出去参观美国各地的大学。

我看了他写的一篇大学参观综述,图文并茂,数据清晰,写得挺好,于是修书一封,发给这个老师。

 


某美国公立大学的主阅览室。此学校,是有"公立常青藤"之称的一堆美国名牌公立大学之一。

某美国私立文理学院的阅览室。全美大学校园里,这学校是唯一有核反应堆的大学。另外,苹果教主曾就读于这所大学,后来不念了。看了一下对外国学生的录取标准,托福IBT110分。

 

小型文理学院的一些共性:

1,基于"学习如何思考"的全面教育
2,学生通常学习跨学科的专业

 

该日志是隐藏日志,只有管理员或发布者可以查看!
1,家旁边一所很有名的小学,不少家长花几万块钱让孩子进去读书。但是,经常在操场上听到的是,学生们大喊"老师好",老师喊的是"稍息!立正!",或者一些"同学们不要这个。。。。同学们不要那个。。。"很多事情都有因果。这是因,从小练出听话的童子功,从小养成服从各种命令的习惯。听到命令,本能的反应就是条件反射一样的服从。

2,比这所小学著名得多的大学,课堂上,学生做报告,幻灯片上满满的全是字。做报告的学生把幻灯上的字,一个不差地念出来。幻灯上的字,是从教科书上或者网上,复制下来的。有因必有果,这是果,读个十六年书,就学成这样,傻乎乎地,拎着一张废纸一样的文凭,走出名为大学实为公司的大门,算是修成"正果",彻底变成傻蛋。(完)

 

12-05
22

Roger归来

这两天中午,连续见了两个从美国回来的小伙子,他们在美国的生活和学习都很好,非常好,我真有点羡慕他们!


版权提供:Roger   鸣谢!我特别喜欢这张照片

 

今天,为一个学生的申请,看了宾州一个高中关于毕业生的升学情况。这个学校挺好的,有不少学生进了宾大,卡耐基梅隆,纽约大学等等名校。。。

这倒不算什么很特别的,好学校都有这些。特别的是,学校校长的下面一段掏心窝子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