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来自堪萨斯州立的Jared Anderson的婚姻家庭讲座,提了几个问题。听到他说,即使作为家庭治疗的教授,他仍然想和太太去参加一个有名的咨询师的培训,我没听清楚那个咨询师的名字,就提问。他把那人的名字写在黑板上,David Schnarch,在美国非常有名,他举办的workshop开到了世界各地。希望有一天能来中国,我也去听听大师的指点。

另外,Jared还写下了两个教授的名字。Scott Stanley,和John Gottman。在网上搜索两个人的书是不是有中译本,结果Gottman的书虽然有"幸福婚姻七法则"中译本,但网上书城都是缺货。到孔夫子旧书网上也没有,可笑的是明明没有,一些书贩子还写着有,结果一下订单就原形毕露,又告诉我们没有。

 

五月,天气暖和,世界各国教授们,纷纷出来讲学。借此机会,去听了一堆讲座,有德国教授讲旅行文学的,有美国教授讲美国婚姻家庭关系的。我不甘寂寞,用英文提问若干次,发音和语调的基础还可以。但在德国教授的讲座上,我提问中的用词说错了一次,那个关于游记文学的客观和主观的问题,我把客观说成了主观,objective说成了subjective,说完好久才意识到。。。

通常的讲座,蜻蜓点水,点到为止,也就讲一场。后来,发现了一个通知,是个系列讲座,【5.22~6.6】台湾东吴大学教授鹿憶鹿来我校讲学,应文学院有关老师邀请和学校国际处批准,台湾东吴大学鹿憶鹿教授将于五月中旬至六月中旬期间来我校讲学。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