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7日清早,到达芝加哥,在奥海尔机场的5号航站楼外面,等了一个小时的酒店接站车,结果没有等到。折腾到1号航站楼,又一个小时之后,终于到达Hyatt Regency,等我的投诉吧。

那个大清早,以后之后的几天,体验了三月里芝加哥的大风。有一天走出酒店,去往蓝线地铁的路上,和太太说,"有谁能喜欢芝加哥的风啊?只有风车喜欢。"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