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28日早晨从拉斯维加斯起飞,29日傍晚到达北京。在三藩市机场转机时,差点丢了一包衣服,那是我们到达北京机场御寒的衣物,在JCPenny买的新哥伦比亚夹克。到了北京,感觉真冷,一出机舱门就已经感觉到了。等待提取行李的时候,旁边的人就说脚已经冻得冰凉了。出了机场,到北苑附近赴宴,临走时看见大厦外穿着大衣戴着帽子的保安,心里想,宁可去暖和的海南当个要饭的流浪汉,也不能在这么冷的天在北京当保安。到家和太太一起整理行李,算账,吃饭,睡觉。很长时间没有接触的硬板床,第一天晚上有点硌人。

今天中午去稻香村,一进去头就大了一号,里面人很多啊,到处都是排队的,大多是老年人。这阵势,只能默默走到一条短队伍的队尾,慢慢排着。买了酸豆角、雪里蕻、两样豆制品,25块多。一路上,净看人面相了,看面相,看身材,判断对方的精神状况和身体状况。实话实说,我观察到的大部分人身体状况,感觉都不怎么样。美国也一样,身体好的人,就跟特别有钱的人一样,都是少数。排队的时候,旁边一对夫妇走过,女的对男的说,你今天不能吃泥肠,估计是控制饮食呢。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