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上就是动物园,活的有,画的也有。今天在街上逛了逛,发现了不少东西,摘录几张。


 

昨晚,坐在旅馆大堂沙发上,写博客。旁边餐厅里,是一群墨西哥中年女人在聊天,总是哈哈大笑,我坐了一晚上,听了一晚上笑声,最后,她们准备休息了,还过来和我打招呼,又想起一片晚安之声,笑声萦绕在整个旅馆。。。

墨西哥人见面,都互相问好,每天听到最多的,就是早上好,上午好,下午好,晚上好,再不就是朋友。Buenos Dias,就光是一早上,能能听见几十遍。

 


清晨的El Fuerte火车站,从旅馆打车100比索,大概六七公里的样子,犯懒了,应该问问旅馆的人,但旅馆的人英文也不灵,因为镇子里也有去火车站的汽车,车站estacion,这回记住了。

 

昨天,参加了旅馆组织的一日游,早上八点出发,晚上六点回来。坐车单程两个多小时,去看了巴萨赛奇瀑布,这个瀑布246米高,按高度来说,排名世界第二十八位,号称墨西哥第二高的瀑布,那个墨西哥第一高度瀑布,离这里也不远,众说纷纭,有人说没水,有人说那里有种大麻的所以危险等等。


在现场,看云彩觉得漂亮,可是一看照片,那云彩美的简直不像是真的。

 

昨天去了一个大瀑布,走累了,今天不出门,歇歇,整理整理以前的照片。

当时从洛杉矶坐火车去的圣迭戈,灰狗车票便宜,17美元,火车36美元。有人说坐火车风景如何如何好,体验一下。先体验了洛杉矶火车站,建于1926年。天花板,吊灯,地面,座椅,墙裙,都很漂亮,是一座非常精致的建筑。

 

今天,去镇子外闲逛,去的时候走的一条路,望到远处,有一所漂亮房子。回来时,走了另外一条路,正好从房子跟前路过。那得进去看看,和工人聊聊。


房子漂亮,窗户上倒映出来的蓝天白云,更漂亮。

 

中午去银行换比索,不知排在哪个队列,一个坐在沙发上的老太太指点我,排在她后面就行了,她和我说的是英语。

前面还有几个人,我和老太太攀谈起来。我问老太太是哪里人,老太太说,她是墨西哥人,老家是墨西哥城的。她的爸爸,曾经在墨西哥建设铁路阶段,和美国人一起工作。奇瓦瓦太平洋铁路,就是一个美国工程师提出的项目,后来墨西哥政府采纳了这个美国工程师的建议,所以有很多美国人参与墨西哥铁路。

 

两张照片

在Bahuichivo车站,等车去Urique的时候,闲着无聊,拍下了小镇上的足球赛。双方队服整齐,球场旁边是一条小河。比赛结束后,球员们搭乘几辆皮卡车,谈笑风生地欢快离去。。。。。天空是多么清澈,人民是多么安逸。这只是山间一个小村子而已,墨西哥的球场非常多,足球的最多。这张照片,拍照当时我没觉得怎么样,回来打开细看,特别喜欢。

 

搞个博客,写写日记,经常要登录,然后退出什么的。

突然想到,可以这样比喻:

 


今天傍晚,太阳不晒了,坐在Rio Fuerte河边,凉风习习,坐了大概有一个多小时,直到太阳完全消失,河面开始发暗,才起身离去。河的这边是镇子,对岸是非常大的一片森林。小镇有个博物馆,展出了加州州立大学Fresno分校的收藏,就有这个城市100多年前的城区和建筑老照片,如今的市中心,和当年老照片是一模一样。博物馆里的大水窖,现在还在供全镇使用,也是有九十年历史的老古董了。所以,我想,对面的森林,可能也是原始的样子。

 


坐船从下加利福尼亚半岛的拉巴斯,到墨西哥大陆上的洛斯莫奇斯,船票790+燃油税58=848比索,相当于75美元,6个小时。我给了售票小姐1000比索,两张500的,可是她只找给我52比索。。。问她要,还有100呢,她拿起我给她的两张500,然后用计算器一算,果然少给了我100比索。。不是,这些卖东西的怎么从来都是少找给我钱呢。。

排在我身后的墨西哥大姐,看见和听见了找钱的全过程,对我一笑。排队的时候,墨西哥人都拿着身份证,我要来看了,正面是照片,背面有指纹。

 


在Los Mochis等车的时候,一个小孩过来发广告,拿了一张,看着花花绿绿的,估计是糖。旁边一老者和我聊天,老头会说英语。我问他广告的意思,他教给我三个单词,我说他是我的西班牙语老师。他说,我需要一个墨西哥女字典。说了三遍,我才明白,两人哈哈大笑起来。太太知道了,我说,我不会找女词典的。
Dolceria  糖果店
Allende  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