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加拿大总共六天,在维多利亚待了两天,去了著名的布查特花园,这个景点,被我归纳成"东坡肘子",前两口吃下去,感觉味道好极了,很好吃,再吃几口,很快就觉得肥腻不适,难以下咽。什么东西,太多了,太过了,纵然是好东西,也让人有点受不了。

听一个园丁讲,这个花园,是靠外面二十四个温室的花房供应的。说来说去,还是人造的东西,人造的东西再好,总是人造的。见过的各色花园宅邸,还是华盛顿DC的弗农山庄,乔治华盛顿的庄园,最为印象深刻。

 

离开洛杉矶的前一天,跑去逛了逛商场。先在好莱坞大道上的visitor center,问去哪里购物好。服务人员态度很好,给我在地图上一通画圈。最后,我自己决定去Glendale Galleria。在Colorado Avenue那边的,坐公交,旁边拉美人很多,到了地方,就告诉我。我和拉美人说谢谢,是用双语的,thank you, gracias. 到了Glendale Galleria,对面是Americana at Brand,相对高档的店多一些,里面还有cheesecake factory。


 

1,给一个陕西的高中学生准备申请。全家都见过了,申请两个学校,见了三次,讲了讲签证注意事项。
2,给一个北京在校大学生全家咨询了三个小时,给朋友免费咨询。
3,给一个今年去美国读中学的山西学生家长,预约签证,填写签证表格,讲解注意事项,都属于售后服务。

 


"The World is a book, and those who do not travel read only a page."   --  Saint Augustine

"世界是一本书,那些不旅行的人只读了一页。" --   圣奥古斯丁

 

那天偶然一想,近几年,我的旅游记录,也应该整理一下。其实去哪里玩,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自己对自己好了多少。

国内的旅游还真是不多,近几年,大部分都是国外的。

 

渐渐地,旅行里,因为玩的很慢,于是有了很多冥想的机会。。。

这次,能记起来的静坐,有如下地点:

 


Creel汽车站小贩的塑料箱,里面装的就是Burrito。

Burrito,不是拉美姑娘的名字,是一种墨西哥北部的风味食品。

 

中学时,学校附近就有教堂,根本不怎么注意,那是俄式教堂。在美国,也去过一些教堂,基本都是被人拉着去的。其它国家的大小教堂,也看了不少,进去转一圈走人。

今天,在墨西哥奇瓦瓦州的Cuauhtemoc,这个地名比较长,十个字母,读起来也比较绕嘴,中文可以叫"瓜乌黛茂克"。。。偶然之中,第一次有教堂深深打动我,让我认真安静地坐下,而不是敷衍地坐下。

 


一匹温柔的马。在镇子边上,碰到这匹马,我往前走,它也跟我慢慢往前走,我抚摸它的脑袋,它很顺从,可惜我不能带你走啊。这马是不是看上我了。

 


这幅照片的场景是,一个墨西哥村子的小商店门口,四五个孩子聚在那里,都是塔拉胡马拉土著孩子,肤色黑黑的,脸型其实有点像东南亚人,他们正在聚精会神地打电子游戏,一个游戏是砍砍杀杀的,一个是跑路过关的。另外两个大孩子,一个在给另一个递烟。这辆皮卡车,碰巧就是我后来拦的车。

喜欢这张照片的色彩,像墨西哥乡间景色的油画。房子是典型的墨西哥奇瓦瓦民居风格,房顶最上面是瓦楞铁皮,下面是木板。

 


昨天,买了一只小猪。今天,把小猪带进自然。

仅此一张,献给太太。(完)

昨天在街上逛,发现Best Western里有一家匹萨店。最开始吸引我目光的,是匹萨店外的一个招牌画,木框,中间是一块牛皮,用皮绳将牛皮紧紧绷在木框上,画的色彩不错,我非常喜欢,看了半天,注意到画家的签名,LORADOS,而且画上还有年份,2010年。上面的照片,就是Lorados画的商品画,画的是塔拉胡马拉人,Tarahumara人,墨西哥土著民族。

逛一家纪念品商店的时候,看到类似的画框,有空白的,形状有圆的,方的,三角的,专门给游客拿回去自己画的,一问价钱,比较大的圆画框,180比索,大概100元人民币左右,就想买了。在商店里,又看到这个画家LORADOS的画,判断这个画家应该就是本地人,一问店员,店员领我出门,往斜对面一指,原来画家的工作室就在街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