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rdon Hempton,一个有意思的美国人,在威斯康星大学读了植物学,一次回学校的路上,他不想花钱住旅馆,就躺在玉米地里,他听到了雷声、蟋蟀的叫声,这些声音深深,深深地触动了他。这次经历,改变了他的一生,从此他开始收集声音。他对silence的定义,是没有任何机械发出的声音。寂静,是在这个喧嚣世界里,濒于灭绝的东西。他开着一辆1964年的VW的小面包车,最高时速50英里,据说他不想错过路上的风景。一儿一女,离婚人士。

昨天我看了关于他的纪录片Soundtracker,席间见到一个穿着WSU套头衫的小伙子,Gordon是华盛顿州人。

 

学生小米,在大不列颠国读了两年中学,遭遇如下情况,学校负责人写来一封长信,说了好多:

1,mis-behave. 小米和同学在校内发生小冲突,导致互相投掷炸薯条,并且事后没有打扫,搞得乱糟糟。
家长解释原因说,起因并不在小米,是其他同学挑起事端。

 

张老师:

最近可好?

 

去国外留学,无论是中学,还是大学,都应该看看外国学生在这个学校所占的比例。

今天下午,见了一个学生的父母,孩子在国外上中学,问题很多,费用还很昂贵,每年40万RMB,加上来回机票和一些杂费,能到50万RMB。今天,包括以前很多次的实践证明,拥有很高比例外国学生的学校,无论中学还是大学,都可能有相当严重的问题。

 

2011年3月1日出发,8日回家。 北京--临清--聊城--阳谷--梁山--济宁--德州--北京。


收获很多也很大。聊城是此次游学之最大亮点,全因文化让人印象深刻。博物馆、纪念馆,私营的、公立的,内容非常丰富。明清两朝共大概600名文武状元,聊城就出过十几位,另外还有榜眼、探花若干名,进士更多。所以,人家能拿出来得瑟的东西也多。运河博物馆,中午居然闭馆两个小时,我上午去的,没看完,只好中午找个饭馆吃顿饭,磨蹭两个小时,下午再去。

 

临清--聊城--阳谷--梁山--济宁,一路玩过来,有古运河线上的重镇,有水浒线上的名城。想了想,蜀道去年走了走,今年又走走大运河和水浒线,至少还是有些遗迹,或者还有点传说的地方。阳谷和梁山,本不在计划,但是在去济宁的路上,就顺路玩了玩。蜀道和大运河,都是中国的宝贝,自然的东西,里面没有政治。三国和水浒,与蜀道和大运河相比,相对次要。不怎么喜欢水浒,里面太多政治了。

今天到了济宁。迄今为止五个城市中,这是最大的城市,孔孟之乡。一下子就领教了大城市的厉害。当头三棒打来,半天没缓过气。

 

11-03
01

临清

3月1日,北京西-山东临清,48元,硬座,1621次,09:52开车。

从燕国到鲁国的火车马上就要开车了。

 

最近去了几次眉州,太太喜欢吃干煸扁豆,可是,自二月份以来,每次点这个菜,服务员老说没有。。。一月份还能点到这个菜呢!!!

今天突然明白了,是二月份扁豆太贵了,一斤8块钱左右。要我是饭馆老板,我也不做这个菜了。这个成本实在太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