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笑了。

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信了。

 

昨天,我做了糖三角。鉴于本人超强的食品专业知识,和多年食品工程师的实践经验,做出了完美发酵的糖三角。

第一步:酵母培养。取少量干酵母,置于碗中,加入少量白糖,酵母要生长繁殖,是要吃饭的,给它们喂点白糖吃。加入温水,搅拌化开。静置片刻。

 

前几日,忽从网上得知,金正日将军去世,我心甚慰,金将军虽自诩革命者,但更是实在的独裁者。2011年,独裁者纷纷死去,有人说是,人家已经提前上了诺亚方舟。金将军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战斗的一生,朝鲜方面说,金将军为了全人类的解放,居然在列车上工作过于劳累而死。但有人阴险地说是马上风,实在是流氓话,回头想想,也不是完全不可能,朝鲜方面有几句真话呢?金将军,真乃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是一件好事,想想世上又有多少人,一辈子庸庸碌碌,混混噩噩而死。金将军为了人类的解放事业而死,死得其所。作为一个无产阶级的伟大领袖,他曾指责我国走了修正主义道路,想想又有什么不对呢?

坏事常常会变成好事,对朝鲜人民的坏事,对我却是一件高兴的事,因为很快我就看到了一篇高人的大作,"俺去朝鲜大使馆悼念金将军的离奇经过",读后心情更加喜悦。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400e4dd01012d8e.html

 

第一个收获,是关于怎么给人指路。现在,碰上有人问路,如果离某个路口不远,我经常会带着人家,走到那个路口,指清楚他要去的方向。以前,是从来不会这样的。从哪儿学来的呢?墨西哥人民教给我的。在墨西哥的时候,向人问路,如果是路人,经常会带我走到路口,然后指给我看。如果在家里或者商店里,经常有人从房子里走出来,走到外面,指给我方向。在美国,也经常有人这样做,感觉比墨西哥比例要低些。这完全是个习惯问题,没有什么好不好,但给对方的感觉,走几步,能指得更清楚,对方感觉非常好。以前给别人指路,就是大概说说,大概指一下,现在体会到,指路也是有差距的。

第二个收获,是从科恩家学来的。第一次见到科恩,他正轰隆隆,开着拖拉机,拉着一个大铁犁,在给一大片林地松土,准备种牧草。他看到我和他说话,马上熄了火,从拖拉机上跳下来,过来握手说话。这个举动,让我印象极其深刻,并反复和太太提起这个细节。还有一次,科恩在家做山羊奶酪,我们进去,他马上停下手里的活,洗好手,过来和我们说话。

 


萨克拉门托,雨后,横跨天空的两道巨大彩虹。

长度是时间。

 

今天,陪学生去美国使馆签证,学生进去以后,我准备去燕莎商城逛逛,打发打发时间。

路过以色列大使馆,我边走,边往以色列使馆的大门,多看了几眼,刚看清标牌上的"以色列大使馆"六个汉字,还没等看完上面的洋文,到底是希伯来文还是英文。一个穿着绿色棉大衣,戴着棉帽子,站在台阶之上的武警,冲我发话了,"你看什么,这里不许看!"

 

1,在和农场联系之前,写好介绍自己的信。

2,可以多联系一些农场。因为有些农场不一定总是对外开放,有个农场就回信说,今年他们想自己家清静清静,不招人了。有些农场要求会木工、或者建筑工之类的技能,也有对体力要求高的。

 

离开Fresno,到达Santa Cruz,其间经过硅谷中心地带的圣何塞,在Downtown逛了逛。

到了Santa Cruz,给农场打电话,这个农场,就在城边上,非常近。过了一会,一个小伙子James来接我们,然后路上又接上女主人桑德拉。

 

到达Fresno之后,在灰狗车站,太太看着行李,我先出去问公交线路,还好,车站不远,坐一趟车就到了,Four Points Sheraton,国内翻译成福朋喜来登,在美国是普通的三星酒店,这个酒店,是老的汽车旅馆升级改造的,房间巨大无比,设施也不错,不比美国四星酒店差多少,而且价格实惠,含税52美元,不含早餐。在这里住了两天,主要是休息休息,在城里逛逛。酒店对面是个购物中心,SEARS里面,有几个货架子的衣服,都是三美元一件,比Marshalls或者Ross价格还要实惠,这大概只有在Fresno这样的加州中部农业区的大城市,才会有这样的价格。

10月21日傍晚,农场女主人开车来酒店来接我们。女主人叫Sue苏,大高个头,在Fresno城里法院上班。她开的小车,在美国车里算是比较小的,车尾贴了好多贴纸,有反战口号,有广播电台频率。车里还坐了另外一个姑娘,是以前在科恩家农场呆过,在外面没找到地方,又跑回来找地方住的。女主人后来告诉我,她们家已经没有地方了,就把她安排到了他们邻居家的农场里住。

 


晨星农场大门。

10月10日早上,去坐火车,从圣迭戈到Oceanside,去和农场接我们的人会合。坐比较便宜的coaster,比Amtrak便宜,属于区间火车,一个小时的车程,票价5.5美元,火车已经停在站台上了,马上就要开了,赶紧在站台上的自动售票机买票。有意思的是,在车上,发现有一个流浪汉没买票,结果列车员威胁要叫警察把他抓走,流浪汉很紧张,追着列车员苦苦哀求,说他的生活已经非常艰难了,原话是my life is endangered。在圣迭戈这样温暖的地方,列车员估计也见多了这样的流浪汉,反复警告加威胁流浪汉。这个流浪汉的突出特点,是身上有股极其浓烈的恶臭味。

 

自九月的美国旅行开始,直到最近,被太太快速简短的微博打击得够呛,加上两人天天在一起旅行,一直没多少心情写博客。智能手机加微博太方便了,特别适合旅行或者徒步的即时记录。而且最近有个学生签证,总是个惦记。

今年六七月间,订旅行计划的时候,想起在网上,看过李大菊的一篇日记,介绍他在美国农场当了两周窝夫WWOOFer的经历,读后印象深刻。和太太商量之后,决定找几个美国农场体验一下,因为以前没玩过这样的,很新鲜,肯定也很好玩。于是,美国农场旅行,就把原来的南美洲从计划中取代了。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