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写信,会写日记,就能写书。

这是陈丹青回忆他在纽约时,他的老师木心讲过的。木心给他们讲了五年的世界文学史。陈非常推崇他,以为他是中国现在文学史上的活化石,就象大熊猫一样。唯一一个文化的传承没有断裂的艺术家。
今天,和一个学生家长讨论,关于孩子选择专业和学校的问题,家长说了一句话,让我觉得很心酸。。。

这一个孩子,一句话,就足以否定中国教育。一句就够了。

 

昨天下午,本来不想出门,因为连续好几天去听讲座,弄得像天天出门上班一样。李承鹏讲话,按照汉语拼音声母来看,上班等同于SB,就如同士兵等同于SB。我有点烦了,天又冷,不想出去,但是在太太的鼓动下,脑子一高兴,还是出了门。

昨天,打扮和平时一样,戴着在Marshall买的彩条毛线帽,穿着Eddie Bauer的羽绒夹克,不过,夹克的左右两个兜里,各揣了一个饮料瓶,一个是在家灌的纯净水,一个是灌了小半瓶的桂花陈,桂花陈是琥珀色的,装在哇哈哈的无色透明水瓶里,感觉像是营养液,或者一种神秘饮料。光喝水,有点无聊,听讲座喝点桂花陈,尝试一下,看看感觉如何。反正在家的时候,和太太频频举杯,感觉还是很好的。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