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恶性通货膨胀,当时政府还有点小良心,还知道弄个保值储蓄,让百姓自我安慰一下。我那时还是个被中国教育搞傻的青年,没钱,也不知肉疼,体会不深。只知道妈妈买了好多布,至今仍然搁在箱子里。

如今的通胀,我体会很深,因为经常花钱。装修一下吧,随便找个工人,最低收入的力工,每天也要一百二三十块。瓦工木工每天工资,都已涨到二百元以上。比两年前,工人的工钱至少涨了50%,甚至100%。找了两个瓦工,贴了五天瓷砖,工钱3000元。

 

只有下面一小段话,转载一下。

因病补考一次,有幸进了professor的office.70多岁教人类学的老绅士,整个屋子从墙面到家具到所有的装饰都是1930年代风格,霎时间像爱丽丝掉进了奇妙的洞中。这一天的开始真美好啊

 

装修房子,开了两扇本来是窗户,后来被不知以前哪家住户,用砖头给砌上了的窗户。这次,本着修旧如旧,而且改善采光的目的,打开了这两扇窗,安装了塑钢窗。

但是,这两扇窗户的护栏呢?其它窗户的护栏,都是老式的,比现在很多人家装的不锈钢护栏,漂亮很多,但是,已经没有人再做这种了。如果用不锈钢护栏呢,一个是不美观,也和整体不协调。

 

我的爱好有两个。。。学习,和做窝。

第一,是学习。学习让我充实,提高,看穿迷雾,得到快乐。

 

雇人去打方舟子的肖老师,医学上可能是比较专业的,令人钦佩的,但是,他对待生活的其它方面就不够专业和认真,怎么能找几个野路子、非专业的打手,去干只有专业人士才能干的行凶呢?就连凶器也不专业啊,什么喷雾剂,什么锤子之类的,一看就是臭知识分子和建筑工地农民工脑力激荡之后,组合出来的凶器加打法。

费用也低了。10万块,也就雇几个业余选手。连我都不相信,10万块能杀个人,杀个老弱病残,也许还有可能,方舟子可是正当壮年啊。肖老师,脑子进水了么?您做一台手术,可能都不止这个价钱吧。

 



今天在动物园转车,路边有一个母亲,正在从轮椅上把植物人的儿子往地上搬,放在地上,儿子手里捏着一个瓶子。母子两个前面是求助广告,说了他们的遭遇,右边是一个小纸箱,里面已经堆了很多纸币,左边是一堆喝完的矿泉水瓶,有些人扔下的,也可以卖钱。

 



以前在博客上写过关于这个问题,也多次写过关于空气的问题。
http://www.zhangxiaodong.org/article.asp?id=262

 

This afternoon, a great idea just comes out.

Then I talked to my wife about my idea. She agreed with me.

 

昨天下午,见了家长和孩子。家长很认真,按照我的建议,询问了中介更多关于这个英国中学的情况。

结果是,这个学校国际学生比例达到80%,学生总数三百多人,学生数量倒是一个合理的规模,在国外,很少有像国内动不动就几千人的中学。但是,这个国际学生的比例,是相当惊人的。曾经对美国的一个不太好的中学有所了解,外国学生比例也是一个和这个学校接近的数字,说通俗一点,这类学校,可以称为在欧美的亚裔学生国际学校,中国和韩国学生为主。

 

太太朋友的孩子,想去英国中学读书,家长就把学校名字给我发来,让我给把把关,看看这个学校怎么样。

我上网看了看,发现了一些现象。

 

接了这个被拒签两次的学生吧,结果现在错过了美国通常的开学时间,近日大使馆也不给曾经被拒签过的学生预约名额了。

大使馆肯定想,你们这些被拒签过,又过了学校开学日期的学生,就别三番五次地来折腾我们了,没意义。正常的学生,五月份就可以签证了,五月到八月,总共四个月的时间,干什么都来得及了,能签好几次呢。现在都快十月了,你们还没签过,又过了开学日期,那就别怪我们不给你们机会了。

 

两年前,一个学生小柯咨询我签证,顺便我也给他提供了选择学校的建议,当时有Syracuse, New York University等几个学校,纽约大学费用较高,但我还是建议他去了纽约大学。

前段时间,我想小柯该毕业了,就在MSN上给小柯留言,问他最近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