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早上起来,外面下雨,而且下得还不小,这种天气,最好别出门胡走了。上午,洗澡洗衣服,腿酸,洗衣服的时候,感觉胳膊也是酸的。

中午,雨停了。赶紧出门,去梓潼的著名景点-七曲山大庙。坐上公交车,2元钱,县城不大,上来一帮人,好像和司机都认识,说等等,谁谁去了超市买东西。。。司机居然为了等人,在城里转了一圈,又回到起点站拉人。。。

 

休息,连续两天每天都走30公里以上,比较疲劳。路上碰到的那两位老同志,其中一位也说腿是酸的。

我自己出来,不是为了和别人竞速,只是走走看看,看看自己能不能走,能走多远,目前已经超出了自己的期望值。而且,超出自己身体承受能力的徒步,对身体不好。

 

昨天出发稍微晚了点,8点40出发,出门后拎着登山杖,两次被人误认为我要去钓鱼。

路相对比较单调,一个长长的上坡,然后是一个长长的下坡,多是直道,一公里甚至两公里长的直道,走着真是枯燥。走完一个上下坡,又是一个上下坡。没完没了。

 

早上还是五点多就醒了,今天要走的路比较长,早点出发。

洗漱,吃饭,退房,不到8点,就出发了。昨天休息了一天,没背包,今天刚背上的时候,还觉得有点沉,走了一段以后,就没感觉了。

 

今天休息,不走了。换换节奏。

上午起来,又睡一小觉,然后洗澡。

 

昨晚上完网,雨哗哗地下,沿着黑咕隆咚的小街道往回走。路过十字路口,看见一个人力三轮车还在那里等着拉活,我有点好奇,当时已经九点多了,而且又下着雨,街上看不到什么人,这三轮怎么还不回家?路过三轮的时候,问车夫怎么还不回家,车夫说,"晚上有人出来耍",心里感慨了一下,什么年代,都有骆驼祥子。

一夜睡得不错,现在睡眠效率挺高,加上有时睡得早,经常早上五点多六点多就醒来,天还没亮,只好接着睡。

 

早上起来,感觉还是有点累,慢慢出门,逛了罗江的廊桥,和李献元纪念馆。

在一个拉面馆,吃了牛肉拉面。然后又给大连打了电话。

 

早上起来,睡得还不错。吃了黑芝麻糊四小包,老板娘老过来看,想给我打扫房间。后来,老板来了,说今天清明节,他们要出门,我连忙说抱歉,反正也差不多该走了,背上包出发。老板说一个月之前,也有个从成都出发徒步的,第一天走到广汉,第二天要走到罗江,走到黄许镇的时候,那人已经很累了,还要往前走。

出门直奔昨天已经侦察好的邮局。昨天傍晚,我还怕小镇邮局过节不上班。远远望见了,开门,心里一通高兴,今天的邮戳又落实了。进了邮局门,拿出小本,请工作人员盖章。结果,这个大姐说我不能给你盖,你要它干什么。我连忙解释,只是为了留个纪念。这时贵人出现,旁边见多识广的负责邮政储蓄的大姐发话,"人家是环球旅行的,你给他盖上吧",盖戳大姐说,"出了问题你负责啊",然后,啪地给我盖上了。又有几个当地人上来问我徒步的事情。

 

昨晚又吃了三个菜,青椒土豆丝,回锅肉,麻婆豆腐。体力消耗大,吃得也多。昨晚睡的不错,旅馆除了床垫太软,吱吱作响之外,其它硬件是样样好用,热水,下水,空调,电视,都好用,比在广汉那家强多了。

前三天走得相对较多,都在20公里以上。脚上起了水泡,肌肉稍稍有些酸涨,再走太多会很疲劳,加上今天从德阳到罗江的距离比较长,25-27公里,不适合目前需要调整的身体。昨天,我就想好,今天走到德阳和罗江的半途,这样不会很累,也多一些时间让身体得到更好的休息。

 

昨天的旅馆,晚上热水也不怎么热了,勉强简单洗洗。吃了个超市买的苹果,难吃无比,我吃过的最难吃的苹果,不知道是哪里种的。晚上还把脚上水泡给挑破了,挤出很小滴的水,反正身体吸收不了,让它出来吧。

偶尔喝点可乐,兴奋了一阵子,晚上12点睡觉。睡到凌晨,忽然觉得冷,赶紧拽过旁边床上的被子盖上。

 

今天又走了一天,野了一天,感觉不错,走在路上,感觉自己终于活得像个动物了。呆在城里,天天走不了几步,某些身体机能肯定是萎缩了。能够像一个动物一样野一点,感觉非常好。这个感觉,完全是身体的感觉,然后身体的感觉,又变成精神享受。

走在路上,自然会想想生命的意义。也简单,生命是用来享受的。

 

愚人节,这不是假的,今天,我开始了从成都到陕西的徒步,人类野化进程的一小步。

早上七点多起来,洗漱完,吃了两个小个的西红柿,喝了海鲜汤。在旅馆,给太太写好了今天的明信片,明信片上写了昨天的活动,和今天出发前的心情。心情有点发毛,是正常的。当年我独自在美国长途旅行之前,也有点发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