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恶性通货膨胀,当时政府还有点小良心,还知道弄个保值储蓄,让百姓自我安慰一下。我那时还是个被中国教育搞傻的青年,没钱,也不知肉疼,体会不深。只知道妈妈买了好多布,至今仍然搁在箱子里。

如今的通胀,我体会很深,因为经常花钱。装修一下吧,随便找个工人,最低收入的力工,每天也要一百二三十块。瓦工木工每天工资,都已涨到二百元以上。比两年前,工人的工钱至少涨了50%,甚至100%。找了两个瓦工,贴了五天瓷砖,工钱3000元。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