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寒冰:谎言弥漫的中国楼市
http://bj.house.sina.com.cn/2009-02-07/1035297468.html

结论很明显:利益集团采用囤积居奇的方法,榨取了人民辛辛苦苦,起早贪黑,一辈子,甚至是上一辈父母们换来的血汗钱。。。
某日,接到两个来自福建的电话,我也搞不清他们是怎么找到我的。我虽然认识几个福建人,可人家不是蛇头啊。。。不过,谁都有七大姑八大姨,没准是谁的亲戚。。

第一个电话,福建口音,女声,"张先生,请问你是做美国签证的么?"电话效果不好,翻来覆去说了好几遍,对方才听明白。问我会不会说普通话,我很惊讶对方怎么会这么问,难道我的普通话他们听不懂么?我心情复杂地回答,我当然会说普通话。更蹊跷的问题又来了,你会说福州话么?我当然不会说福州话!!

 

1,比一切大事都重要的身体,最近老是感冒。。。

可能是被下面这些烦心事闹的,影响我。。。

 


富兰克林高中,在新奥尔良大学校园内。由于基本是砖混结构,学校建筑经受住了卡特里娜飓风的考验,比新奥尔良很多传统木结构建筑的学校要好很多,很多那样建筑的学校从此就关闭了。

 

为了避免外接插线板,我"疯狂"地在墙上安装了接近40个插座,每组3个,搞了10组,加上厨卫的,差不多40个插座。现在觉得装多了,大部分地方,一组有两个插座就可以了。用了十几个表弟装修卸下来的插座,当时他家小区开发商给配的,结果他被装修队忽悠了,把开发商的插座都换了,给我了,其实挺好的。

开关倒是不多,小房子,只有5个。

 

快过年的前几天,我决定除夕就回大连过年。因为更早的几天,打电话回家的时候,感觉妈妈很期待我回去。问太太回不回去,太太吭叽了一下,说已经报名值班了等等。我马上加大力度,摆明了我一贯坚持的家庭第一的理念,"是工作重要,还是你丈夫重要?还是你公公婆婆重要?"老婆脑子急速旋转,立即理清了头绪,果断决定和我回大连过年。前两天,老婆她们那里开会,开到很晚,逼得我只好去饭馆吃饭。对此,我很生气。回来对她说,下班后开会的企业,不被竞争对手淘汰,就会被员工淘汰;不被员工淘汰,也会被员工家属淘汰。

于是,赶紧上网买机票。除夕上午还挺贵的机票,到晚上都便宜了,全部价格320元,加上机场大巴和到了大连打车回家,两人总共花了700块左右,坐卧铺回去两人也要500元。到了机场,我像个头一次坐飞机的孩子一样兴奋异常,肯定不是因为我又花50元建设这个永远也建设不好的首都机场了,机场本来就是人民的钱修的,修好了它以后,人民还要不断花钱喂养某些靠垄断机场活着的王八,只要这个机场在,我每次来都要建设它。激动是因为,从2007年墨西哥回来,一年多没坐飞机了,国际盲流计划迟迟不能实现。期间除了去了青岛和大同,再没去过其它地方,真是把我难受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