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过年的前几天,我决定除夕就回大连过年。因为更早的几天,打电话回家的时候,感觉妈妈很期待我回去。问太太回不回去,太太吭叽了一下,说已经报名值班了等等。我马上加大力度,摆明了我一贯坚持的家庭第一的理念,"是工作重要,还是你丈夫重要?还是你公公婆婆重要?"老婆脑子急速旋转,立即理清了头绪,果断决定和我回大连过年。前两天,老婆她们那里开会,开到很晚,逼得我只好去饭馆吃饭。对此,我很生气。回来对她说,下班后开会的企业,不被竞争对手淘汰,就会被员工淘汰;不被员工淘汰,也会被员工家属淘汰。

于是,赶紧上网买机票。除夕上午还挺贵的机票,到晚上都便宜了,全部价格320元,加上机场大巴和到了大连打车回家,两人总共花了700块左右,坐卧铺回去两人也要500元。到了机场,我像个头一次坐飞机的孩子一样兴奋异常,肯定不是因为我又花50元建设这个永远也建设不好的首都机场了,机场本来就是人民的钱修的,修好了它以后,人民还要不断花钱喂养某些靠垄断机场活着的王八,只要这个机场在,我每次来都要建设它。激动是因为,从2007年墨西哥回来,一年多没坐飞机了,国际盲流计划迟迟不能实现。期间除了去了青岛和大同,再没去过其它地方,真是把我难受坏了。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