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小王的来信:

晓东叔叔,我有一个问题想请教你。

 

前几天,一个家长给我打电话,"张老师,我儿子去美国大学一段时间了,我想了解了解他学习怎么样,课堂表现,还有老师对他评价怎么样,您能帮我问问学校么?"

学生成绩,在美国属于隐私,是受美国法律保护的,这个我知道,别说是我问,即使是家长本人,也都应该问不出什么东西来。不过,既然家长开口,我就问问学校,不管结果如何,对家长是个交代。我说美国法律保护学生隐私,这毕竟不是学校的回复,家长肯定更信学校的说法。于是,我给美国大学发了邮件,内容如下(以下名字均为化名):

 

我家窗外,有几十只麻雀生机勃勃地当我的门客,有机麻雀,低碳麻雀,柴麻雀。。。我管饭啊。。。拍摄距离:1米。它们在窗外,我在窗内。必须等它们大队人马都吃开了,胆子都大了,才能走近拍摄。


 

拒签之后应该怎么办??

前两天,一个陌生的QQ加了我,在QQ上,向我咨询签证。大概情况是,他申请了美国社区学院被拒签了三次,然后又申请大学,又被拒签。。。已经基本丧失了继续签证下去的信心。。。

 

奥巴马来中国之前,我正好在美国,看到了媒体介绍奥巴马来中国要探讨的几项问题,其中就是温室气体问题。。。

奥巴马没白来。他刚走,电就涨价了,然后媒体天天开始讨论碳排放问题。。。

 

2007年,墨西哥之行,去之前一句西语不会。去了以后,学的第一个词是"巴尼奥(厕所)",在瓜达拉哈拉广场上,两个警察和一个擦鞋小贩,在我一通比划之后,笑着教给我的。后来,记住了为数不多的几个俗词,比如谢谢,还有像唱歌一样的ciento cincuenta(一百五)。不过,那次激发了我对西语的兴趣,回来以后报了个学习班。太太也很支持,只要可能,都车接车送。

但是,语言这个东西,在没有环境,又没有机会使用的情况下,很难有什么提高。所以,学完了就撂下了。

 

这次出门到瓜地马拉,在安提瓜,见到不少有趣的人,这个城市老城区相对小,纵横也就十条八条街,比瓜地马拉城或者第二大城市希拉,更容易碰到这些人。仔细想想,去这个小国家,注定会碰到更多有趣的人,因为,能去这样国家的人,口味必然有些特别,与众不同之人占全部游客的比例,肯定要更高一些。

随便列举几个,这里面美国人居多,不指明国籍的就是美国人了。。。有个男青年,信仰上帝,从美国加州要徒步走到阿根廷,被太太起名"椰子酥",因为觉得直接叫他"耶稣"有些冒犯。。。有对退休夫妇,从美国驾帆船往南,沿大西洋沿岸,一直开到巴拿马运河,然后再沿着太平洋岸边,开回美国。。。有个捷克老兄,自驾摩托车,也是从北美往南美去。。。太太还见到一对摩托夫妇,大概也是纵贯整个美洲。。。在树屋,碰到一对夫妇带着两个女儿,从加州开车一直往南。。。树屋的主人,是一对年轻男女,男的是加拿大人,女的是美国人,从当地人那里买了一块地,在搞鳄梨种植,和树屋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