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老婆和我说,隔壁两家的大妈和大姐都带上红胳膊箍了,也都穿着带着"燕京啤酒"标志的"首都治安志愿者"的T恤衫。再算上我戴着黄牌,去奥林匹克公园给中国移动打工,我们这一层三户都有代表直接参与奥运了。呵呵,全民奥运了。不过,据马阿姨说,有人是冲着治安志愿者的两件免费T恤去的,不知是真是假。

另据老婆说,有领导到师大来视察,对师大里面只有两百多个中老年治安志愿者的现状,表示不满,说这么大的学校,应该达到400人。我看不用,放眼望出去,一眼能看见好几个志愿者呢,外加保安和警察,师大达到了空前的保安极限。

 

起因:皮肤上起了点东西,发红,有点痒,一开始觉得没事,这两天有扩展之嫌。

解决方案:去医院。

 

俄亥俄大学的接机安排的不错,而且一个email来的文件,把事情交待的很清楚。

接机从8月16日开始,先是每天一班。然后从8月23日直到9月7日,每天两班。连续三周,都有车去哥伦布机场接新生。

 

最近天热,脑子也过热。。。

1,上午去复印东西,师大的复印店都关了,只好骑车到了北邮的复印店,才发现身份证没带,现在寄DHL是要身份证复印件的,所以身份证也要复印几份。结果,顶着太阳,又跑了第二趟,折腾。老婆说,带着钱买根冰棍吃吧。

 

刚刚接到短信,潘老师 潘大哥 on CCTV-9,今晚7:30的对话节目。discussion on Olympics vs Professional Sports

潘老师还谦虚地让我们批评指正,呵呵。

 



2007年3月,印度,乌代布尔。已经在湖边旅馆二楼荫凉的阳台上发呆了好几天了,天天喝印度茶,喝冰镇可乐,和老板、伙计聊天,看报纸,做数独,和一个印裔英国人玩一种印度游戏,类似克朗棋,只不过是用手指来弹。

 

第一张,墨西哥,乌鲁阿潘,帕里科廷火山。骑行6个小时,去程有阵雨。


第二张,墨西哥,瓜达拉哈拉附近,墨西哥最大湖边的小镇。两个当地人骑马来接放学的孩子,很干净而且漂亮的马,禁不住诱惑,和墨西哥兄弟比划了几下,就爬了上去。

 

张翻译官又出山了。。。这回去奥林匹克公园玩玩,给某个大型企业去打工十几天,给工钱但是不多,主要是去玩玩。。。据公交车站维持秩序的老大爷讲,用这张卡坐所有的公交车都不要钱,于是欢快地上车试了一下,是真的。。。终于享受了免费,爽!不过,享受完了,赶紧把卡装到兜里,以便和那些戴卡满街走的小朋友们区别开。。。

美国学生签证,自从闹了911,美国成立了国土安全部之后,就有美国贤(闲)人想出了一招,对想去美国读书的外国学生进行背景调查。因为当年911的时候,有些劫机的人就是拿着学生签证进入美国的,所以就出了这招。。。防恐怖分子,防间谍。。。我看什么都防不住,就是行政机关的人拿着纳税人的钱,总得干点事情,找点事做,所以就想出了这么个招。真正是间谍的,我估计谁都查不出来。

可是,这样一来,就给很多学生造成了麻烦,特别是想去美国读所谓"敏感专业"研究生的学生,被随机挑了出来check。那些读本科、读高中的,几天就可以拿到签证,可是这些被check的去读研究生的学生,当场要提交简历,学习计划,然后需要等上漫长的几个星期,甚至几个月才能拿到签证,搞得经常有人退了提前订好的机票,甚至被迫推迟入学的。今年5月6月间,使馆签证官发疯了一样check学生,好多人从使馆出来,手里都捏着一张被check的"白条"。结果搞得不少学生至今没有拿到签证。没办法,着急也没用。进入了官僚管理的程序,就是这个结果。天下的官僚程序,有几个效率高的?

 

昨天,早上九点就出发,和保洁员约好了十点集合。结果,误上了特8走三环辅路的慢车,晚了10分钟到。没有碰到保洁员。下午再碰到保洁员的时候,他说十点钟他去了,当时我没到,所以他就走了。老婆打他的手机,他也没开机。

没办法,我只好自己干了点拖地的活。然后去红木街逛家具市场,磨磨时间,等下午保洁再来。昨天天气仍然很热,我爬过街天桥的台阶,感觉比老太太走得还慢。

 

这两天,"北京欢迎你"的歌时不时在我耳边响起,想躲都躲不掉。曲调我就不点评了,懂得美感的人都能听得出来它到底怎么样。

歌词肯定是不合格的,典型的空洞无物,只是堆砌了一堆华丽辞藻而已。标准很简单,听完了这首歌,什么都没记住,除了反复出现,哼哼唧唧的"北京欢迎你"。什么烂作词,0分。这类词作家都应该去农村拾粪,体验生活去。对中华文明什么都不懂,真丢人。

 

该日志是隐藏日志,只有管理员或发布者可以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