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杭大运河骑行漫游记:前三天的旅程

流水版本,于沧州某网吧。

10月9日,北京-天津,GPS距离140公里,码表距离160公里。

早上五点,闹钟准时响起。昨天和同行的小张约定,早上六点半在天安门集合。太太昨晚就准备好了饺子馅,起来给我包了饺子,很好吃,胡萝卜馅。六点刚过,我披挂整齐,出发。

外面雾霾,好在车少人少,很快到了大会堂那里,这时不到六点半。在路边停下车,等待小张。小张早上在我出发前,先发来短信,说让我等天亮出门。一会又发来短信,让我别着急。

等待。照相,雾霾中的天安门,皇权帝制的象征。我很少来这里,看到天安门的心情,和十多年前有了质的变化。

中国,确实是个有历史的国家。如今,更添了一层新的包浆,便是雾霾,这包浆,很厚重很开门。

长安街上,骑车的人还是不少的,也见到一些带着驮包,准备长途旅行的人。

一会,过来一位骑车人,带着相当精致的面具。在我身边,他停下来问我,需要帮忙么?这个举动,一看就知道这人在国外呆过。我看到别人在路边修车,也会过去问一下。

我说,没事,我在等人。他掏出智能手机,让我给他拍一张天安门为背景的照片。

小张还是没来。。。我等着无聊,掏出太太给我准备的面包,开始在长安街边上,慢慢品尝起来。面包挺好吃,葡萄干的,太太给我切成两半放在桂香村的油纸袋里,我吃了一半。

等啊等,终于,七点半左右,小张到了。戴着黄头盔,从英国网购的,Bell牌。

我们一齐往东,到天安门的正面,小张要停下拍照,我们把车停下,准备拍照。刚停下,皇家侍卫们就出现了,共和国卫队,有穿制服的,也有便衣的,从栅栏那边说,这里不准停车。不就是拍照么,又不是喊口号,或者拉标语。

我和小张各自拍照。小张更别出心裁地拿出个物件,是近期比较流行的黄鸭子,他举着黄鸭子代表自己,用相机开始录像,并歌唱"我爱北京天安门。。。"

小张对大运河线路还是做了一些研究,要到这里那里的,我也懒得操心出城这种讨厌的事情,就无话,跟着他一路走。

到东便门,本来想找通惠河,结果也没找到。我在旁边絮絮叨叨,说我最讨厌骑车出大城市,很耽误时间。

折腾到快九点,才算是上了去通州的路。

小张喝水多,所以上厕所也多。快到高碑店的时候,提出要上厕所。我马上想起,高碑店路口有公共厕所,说马上就到了。

小张上了这次旅行的第一次厕所。

通州国,我大约只光顾过一次,总觉得是个相当遥远的地方。这次算是深度体验了,沿着河道边的公园小道前行,在一户穆斯林的民房前休息一下,和房主聊了一阵。房主在筛沙子,准备给自己的小房发酥的地砖,重新抹抹水泥。

和公园小道,小张去了第二次厕所。这是个超级小的厕所,里面共有四个蹲位,一个小便池,最多四平米。三个男人蹲在那里,密集程度如同是在开什么秘密会议。我把厕所内外都照了,印象非常深刻。这是我见过最小的厕所了。

到了通州城里,我知道通州有个燃灯塔,还有运河广场。已经看到燃灯塔了,小张似乎不敢兴趣,唉,好吧,走吧。

通州的运河公园修得还很不错,一路在公园里骑车,几乎没什么人。等天气好的时候,可以再到这里,骑骑车,应该是不错的享受。

一位大连口音的老者,带着孙子,在河边砸松子,松子很实,是公园里捡到的松球里磕出来的。不错,免费的,如今这松子可是很贵的,100多一斤呢。

出了运河公园,有点茫然不知方向。小张时不时拿出手机,看GPS地图。我去问了一个保安,保安说的很明白,说沿着103国道,就一直到天津了。

天津,一个听起来似乎很遥远的地方,对于骑车来说。

国道。保安说,路肩不宽。经我考察,宽度还可以,只是路上大货车较多,尘土和噪音较大。鉴于第一天和小张共同行动,我对路线不发表什么意见,看看别人的风格也好。

国道路边没什么风景,无聊。好在是第一天骑车。

香河,尘土飞扬的地方。

中午路过漷县,在漷县吃饭,点了两个菜。饭馆有点意思,拍照若干张。吃完饭,小张睡了一会,我拿出我的西语书。

旁边一桌,一个男人兴起,脱了上衣,光着膀子在那里吃饭喝酒还抽烟,把我熏到了另外一张桌子上。

再骑,我在前面,小张在后面。大约下午两三点钟,小张和另外一位骑友一起追了上来。这位朋友也姓张,是从承德出发,经怀柔、北京、天津、塘沽、唐山,绕一个小圈的。

三人行,就不那么无聊了。这位承德朋友,背着一个背包,单侧驮包,另有睡袋帐篷等。本来这次我也是想野外宿营的,但小张是第一次,想住旅馆。我就放弃了宿营的念头,不过还是带了睡袋。

小张左膝盖疼痛,经常落在我们两人后面。我们时不时停下,等他追上来。

一个骑着电动车的人,追上来和我并行,一直和我聊天。他是给农村贴房顶的,走街串巷骑着电动车扫活。我问他,你怎么拉活啊?老哥指指他的车把下方,这有喇叭。并且打开喇叭,调整音量,放给我听。这老哥说,一天能挣100多块钱,农村人没钱啊,有个十万八万就不错了。村里有两个人在北京,拿回家一百万,存在银行里。

快到天津城区,突然前胎发瘪,赶紧停下换胎。两位小张齐心合力,把我的胎换了。在小张的提醒下,我把我的两只手电,都打成闪烁模式,朝向后方,外加小张的闪灯一枚,提示后方的车辆,相当的安全。

继续前行。我们还傻乎乎地走错了道,上了一座有点高度的桥。

进入北辰区,小张已经很累,想要就近休息。承德小张觉得城里有更多选择。最后的结果是,三人继续向城里前进。天津逆行的车辆很多,我们三人都开了前灯。两位小张都有尾灯,我也带了,但没装电池。

到了不知什么地方,小张已经彻底耗尽耐心,在路边问了一个人,一头扎进一条小街,我们两人只好尾随而去。

一个小旅馆,三人间,窗户高高在上,老板娘要价198,小张还没看房间,就说便宜点。我上去看了房间,和老板娘再次商谈,说你别和他说,和我说,老板娘降为160元。

我出门,和承德小张商量一下,决定住在这里。主要是天黑了,而且三个人都比较疲劳了。小张的GPS显示距离是140公里,码表显示160多公里。

骑到最后,我觉得身体已经变得机械了,胳膊腿虽然在工作,但好像不是自己的。

放下行李,稍作洗漱,三人去旁边一家饭馆,吃了砂锅手擀面,8元,还挺好吃的。外加凉菜两盘,啤酒三瓶,餐巾纸两包,烤烧饼四个,一共60元。

回小旅馆,洗澡,睡觉。睡觉顺序依次是,20多岁的小张,30多岁的承德小张,我。

一夜无梦。

10月10日,天津-静海,68公里, GPS数据。

早上醒来,本想用太太刷干净的装麻酱的塑料瓶子冲泡麦片,结果这塑料不是耐高温的,开水倒进去就变了形,连同两包麦片都扔了,还洒了一地。

出去喝豆浆一碗,烧饼两个。三元。

收拾停当出门,结果小张发现他的后胎瘪了,又一通折腾换胎。我带了旧毛巾一块,剪了一小块,小张把我们两人自行车的链条都捋了一遍,主要是擦擦油泥,昨天太脏了。

三人骑车,直奔天津之眼,就是一个巨大的摩天轮。拍照,合影,承德小张要去塘沽,我们就此分手。

昨天路过杨柳青和玉佛禅寺。在杨柳青吃了四两素饺子,28元一斤。进杨柳青年画展览馆参观,拍照若干张。这地方,值得一去,虽然里面东西基本都是新的。

前天的行程,是小张的风格,赶路为主。

昨天的行程,基本是按照我的风格,看到喜欢的就停下,没有完全赶路。

玉佛禅寺,虽是新建的,但规模不小,建的也比较用心。进去转了一圈,学了些东西。都拍照了。

小张原计划昨天到沧州。因为在杨柳青和玉佛禅寺都做了停留,只能到静海。

静海,找了京沪高铁管理处下面的一个旅馆,三人间,50元。跑到二楼人家单位的浴室,洗了澡。

静海,问路时,和一个出租司机聊了一会,觉得很好玩。

问司机,"师傅,静海有什么好玩的么?"

司机说,"有嘛好玩的,静海就是XX农村,除了高粱就是棒子。"另外发表对广场跳舞女性,以及对于文艺体育界肮脏交易的感想若干,我毫不吝啬地大肆夸奖了这位师傅。

静海肯德基,没有免费的无线网。宽敞极了,照明很好,桌子间距都挺大,人少。我看了一篇拉丁美洲故事。小张看我带的关于大运河的书。

10月11日,第三天,今天,60-80公里?不确定。小张没给我提供数据。

早上七点多,从静海出发。

今天干什么了,好像已经忘了。照了一堆好玩的照片。

在九宣闸,看了李鸿章题写的碑文。

今天状态不行,骑到后来,觉得大腿发软,每隔一公里左右,就要停下休息。果断和小张在沧州小饭馆分手,我在小饭馆吃了新疆炒拉条子8元,小张吃了面条,外加两个烧饼,这孩子能吃。小张骑行裤的裤腿拉链脱开了,我用他随身带的修车工具,先用刀子把拉链拉头撬开,把另一侧拉链放进去之后,又拿钳子夹,结果还是不行。毕竟不是专业修拉链的,只好让他自己去找修鞋的。小张用一条束腿带,先把裤腿口给扎上。

小张继续前行去泊头。我找旅馆住下,躺了一个多小时,差不多缓过来了。哪里都不疼,就是腿发软,没劲了。

有一点没忘。

关于GDP的问题。国家追求GDP,人民旅游,也有很多,要么追求玩过的国家数量,要么就是开车纵横千万里,骑车的人是每天骑了多少,几天从南到北。。。。整个意识形态,就是追求数字。



[本日志由 admin 于 2013-10-14 10:52 AM 编辑]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033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
验证码: 验证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