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谐号大通铺夜行记

昨晚坐火车回北京,拎着一个巨重无比的箱子上车,所幸,碰到一位充满爱心的小伙子,帮我把箱子举到行李架上。卧铺,10号上。火车启动之后,和自己的惰性战斗了一下,终于咬牙坚持看完了一篇西语故事,又学了些东西。等到十点熄灯后,先是在窗边坐着,看窗外黑漆漆的世界,和各种各样的房子,特别关注新楼盘,看有多少灯黑着。

期间,旁边11号上铺脚臭,旁边其他睡着的人不知闻到没有,我在下面坐着,实在受不了,把我熏出去了,到火车连接处站了一会。

等到十一点多,黑夜看够了。爬到铺位上,辗转睡不着,想各种各样的事情。好不容易刚刚睡着,闻到不知哪里飘过来的烟味,还挺重。想想,这谁抽烟啊?爬起身子往下一看,果然是底下亮着一个小红点。10号中铺的姑娘也往下看,我先开口了,"朋友,抽烟能到外面去抽么,谢谢了啊"。我的话,机枪一样消灭了对方抽烟的敌人,因为下面没出声,烟味消失了。

早晨五点多钟,被说话声吵醒,不过还在迷糊中,没特别清醒。9号和10号下铺,估计是同事,两人操某地方言,得得个没完没了。10号中铺的东北姑娘先开口,"大哥,说话能小点声么,这正睡觉呢"。说话的人民不予理睬,显然东北姑娘的口气过于客气,因为这听不懂的口音没见丝毫收敛,仍然在欢实地把车厢当成他们的私人包房。

我给了他们五分钟时间,还在说话,病得不轻。我得说话了。

我躺着。声音是带着一定速度站着出去的,里面包含着相当的不满,但音量还有控制。

"朋友,你们昨晚就在这里抽烟,今早又在这里大声说话,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底下嘀咕了一下,嘟囔的是什么,因为是方言,我听不懂。但效果似乎是有的,他们的音量先是明显降低,然后不说了。

管住了这两位,管不了车厢里其它铺位的孩子和大人,还有两三组人马,在车厢其它位置说话,闹得我也睡不着了,难捱啊,六点二十,下到地上。

挨着过道坐下,对面,坐着10号下铺的一位男士,方言对话二人中的一位,穿着衬衣和西裤,正脱下袜子,颇为享受地抠着自己的脚丫子。真够恶心,我赶紧收回目光。

六点半,最影响全体乘客休息的,是新闻和报纸摘要节目开始,折腾半个小时。

快到北京的时候,11号上铺的脚臭小伙,买了一碗泡面吃,这孩子袒胸露怀,胸部像女人乳房,肚子像怀孕妇女,二十多岁的人,活像是手臂上刺了青的弥勒佛。吃完还不消停,去倒垃圾,走到我身边,手一松,方便面结实地扣在化纤地毯上。吓得我倒吸一口凉气,赶紧看我的裤子和皮鞋,还好,没溅到我身上。这是我对面坐了个河南胖姑娘,我对她说,要是洒到身上就麻烦了。胖姑娘没理我。

好吧,我只能学习,才能少看点这些假恶丑的东西。太太说,我这叫"学习得瑟症",我说,这应该叫"学习犯骚症"。

9号10号下铺,是两位抽烟、大声说话、抠脚丫子的南方某地人民。
9号10号中铺,是两位东北姑娘,打扮有点像小姐,之所以这么说,因为其中一位,手脚指甲实在很夸张,而且染着黄毛,穿一条大嘴猴裤子。经仔细辨认眼神,应该不是。
9号上铺,不说话的那位,昨晚看的书是"庄子",所以不说话。
10号上铺,我,拎着一本西语书,两瓶矿泉水。

我历经脚臭熏,烟熏,早晨大声说话,和差点倒到我身上的方便面汤子。

人民万岁。毛主席几十年前在城楼子上喊的。

可惜,这些人民,给世界各国人民的印象可都不咋地。



[本日志由 admin 于 2013-09-27 01:27 PM 编辑]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101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
验证码: 验证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