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都边缘的一天(待续)


今天和前天一样,还是早上五点,手机闹钟响了。这次,没有做任何思想斗争,在床上由五点之前的不工作状态,慢慢进入五点之后的工作状态,清醒了一会。人起床如同电脑开机,总是需要嗡嗡作响一阵子的,表面好像什么正经事也没干,实际正在努力酝酿中。十分钟之后,人体开机启动完毕,我毫不犹豫地就起了床。早起是为了出门锻炼身体,这种对自己有益无害的事情,难道还需要思想斗争么?一大早什么事情还都没做,就自我反省了一次,不错,有点民国蒋总统和晚清曾国藩的意思。

昨晚,已经把必要的头盔、手套、水瓶等等准备好,这样,可以像紧急集合一样,爬起来套上衣服就跑。起来洗漱一下,吃了一块蒸白薯,一只胳膊拽歪上驮包,和太太打个招呼,出发。

走到车站,刚等了一两分钟的样子,第二班公交车就来了,看来早上五点多钟的公交车,还是可以很准时的。因为,帝都的精英们大多没起床,还没开车或者走路上街给街道添堵,所以街上清静了,如同被抓了谣言的微博。嗯,这样好,大家接着做中国梦吧。

公交车上,人人有座。我端坐在特殊的黄色座椅上,老弱病残孕坐席总是离车门最近嘛,这样的清晨,我坐在这里,心里非常坦然,因为料定这个时候,不会有任何真正的老弱病残孕上车,而且,车上只有三四位乘客,即使弱势群体在这时集体登车,空座也肯定够他们坐的,而且就我见过的起早出门的部分老同志,绝对老当益壮,腿脚身手比一般年轻人还要利索,我真的希望,到了他们那个岁数,能像他们身体那么好,那么敏捷。他们的典型特征是,三五成群,背着双肩背包,手里捏着各式登山杖或者手杖,戴一顶遮阳帽,脚上最不济也穿双运动鞋,一般都是登山鞋。

一位要在地铁车站下车,拖着拉杆箱的貌似外地人,忐忑不安地站在下车的门口,不停张望寻觅着外面的地铁车站。乘务员反复强调,你下车往前走,是最近的地铁站,不要往后走,那个车站远。外地人满肚子疑问的样子,也许是别人告诉她应该在她认为的那个车站上车,对乘务员清晨因为人少而萌发的好心,显得很有些不领情。她下车后,乘务员和司机还找补了几句,说这人怎么这样,有点好心没好报的感觉。不这样行么?我国国情就是,不要轻易相信陌生人,也尽量不要和陌生人说话,不管她是乘务员,还是公务员。

早上的朝霞,还是让我心情相当不错的。可惜大部分人还在床上躺着呢。等到晚上,灰霾就上来了,可就看不见晚霞喽。



[本日志由 admin 于 2013-09-17 12:06 AM 编辑]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959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
验证码: 验证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