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装在美国的一天(下)

接着说那天教堂里的故事。


那位站在讲台的女士,正在和大家分享她的经历。我一开始以为,她是个牧师,听着听着,听明白了,她就是一名普通信众。她讲的是,她和她丈夫去年和今年的经历。我没听到开头,进教堂坐下后,听到她讲她丈夫的颅骨,在干活时被掉下来的什么东西砸了,造成颅骨凹陷。这简直是飞来横祸,拉着她丈夫到医院,医生说要手术,她一开始也准备同意,签字给丈夫做手术。但做手术有三种风险,一是当场死亡,二是变成植物人,三是造成瘫痪。她也很矛盾。其间,回家了一次,她的侄子给她打电话,安慰她,并且建议如果保守治疗,就先保守治疗。她向医生请教,医生说保守治疗也可以,如果病情恶化再来就医。

这位女士,应该是位贤妻良母。说和她丈夫结婚以来,从来没有让丈夫去过理发馆,都是用削发器为丈夫理发。如今丈夫颅骨塌陷进去,每次她为丈夫理发,心里都特别难受。讲到这里,我深受感动,眼睛也湿润了。

讲述过程中,她常常提起主,讲得非常好。

她的第二个故事,是关于她自己的。说一天早晨,她没有祷告,给丈夫和儿子做完早餐,看见她家的狗从一间屋子里出来,她一看就知道狗在屋里尿了。她很生气,飞起一脚向狗踢去,结果自己摔倒,手臂骨折。她说,没祷告,结果主就没有保佑我,结果就出了事。出事之后,邻居有人每天开车进城,就以优惠的价格,天天让她打车进城。虽然骨折,她却坚持去他们附近的活动点,因为怕其它人担心。她去了,大家看到了人,也就不会那么担心了。

这位女士,虽然生活在农村,但表达能力很强,口齿清晰,抑扬顿挫,是我听过为数不多的分享中印象很深的。

我问旁边的教会志愿服务人员,这样的分享是不是每周末都有。她告诉我,这种分享,每三个月一次。看来我还挺幸运,正赶上这次精彩的分享。

分享结束后,休息十分钟。我走出教堂,给太太打电话,把我听到的转述给太太。并把分享的部分内容为我所用,比如"丈夫是一家之主。。。"

打完电话,接着进教堂听讲。

接下来是唱圣歌,大家纷纷起身,每人都拿着歌本,前面有领唱,另有钢琴伴奏。旁边又有一位志愿服务人员,递给我一本歌本,我跟着唱了几首。唱唱歌总是比较能释放情绪,而且圣歌一般都比较舒缓放松。

圣歌唱毕,一位女牧师宣布了一条通知。她说,教堂在现有合唱队的基础上,准备成立一个男子合唱队,不限年龄,无论会不会唱都欢迎参加。除了男子合唱队,另外成立一支合唱队,欢迎大家来报名。从这几个合唱队,将来选拔出优秀者,参加唱诗班。看来,唱诗班还是要求比较高的,是选拔出来的。

下面是学习圣经。一位胖乎乎的中年女士,站在讲台前,宣讲圣经故事,每讲一会,再带领大家朗读一段。这位女士,操着纯正的延庆口音,我认真聆听,细细体会延庆口音的特点,比如"牧师"的发音,延庆话的注音为"亩诗",再比如"圣经"的发音,延庆话读作"省经",就是第一个字都读成三声。还有她常常讲到,"请大家看第几页的第几自然段",这让我很是怀旧。

学完圣经,周六活动结束。我去日上市场吃了点饭,买了点水果。。。。。




[本日志由 admin 于 2013-07-15 03:35 PM 编辑]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302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
验证码: 验证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