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橄榄球的男人

傍晚,天色还亮,远处的晚霞,飘荡在天边。在小区花园里,坐在水泥凳上,我大声朗读了四篇西班牙语故事。念得有点饱了,起身回家,取出我新买的橄榄球,准备在楼下找找人,和我一起玩球。墨绿色T恤,牛仔短裤,脚上一双拖鞋,本来想穿运动鞋,嫌麻烦,没穿。

这个新小区,突出的特点就是人少,像是在美国。下楼,抬眼望去,零星几个人。单手五指捏住橄榄球,往小区大门慢慢走,一边走一边踅摸,物色我的"猎物",只是,我不是路边的房产中介,也不是发小广告的,或者街边卖东西的。

走到小区门口,看到一个戴眼镜的年轻保安小伙子,正坐在一块水泥砖上,低头玩手机,这年头,玩手机的人,比玩球的人多。我和他打招呼,"小伙子,你忙么?愿意和我玩会球儿么?",保安从手机那里收回神,有点出乎意料,这橄榄球是个新鲜玩意,我在北京城里拎着它走在大街上,注目率还相当高。保安问,"怎么玩?",我说,"你站在那里,我站在这里,我扔给你,然后你扔给我"。小伙子有点怯,说,"我这正上班呢,不敢玩",我心说,你敢玩手机,不敢和我玩球?

保安补充一句,"你问问他们玩不玩?"指了指保安岗亭,我点头会意,往岗亭走去。走进活动板房的岗亭,两个休班的保安,光着膀子,一个在玩电脑,一个在看电视。我说,"我想找个人和我一起玩球,你们愿意玩么?"两人估计都累了,或者都沉迷在电子产品给他们带来的欢愉之中,摇摇头。

悻悻地从岗亭出来,我已经被两拨一共三个人拒绝了。再往小区外面走,马路边散步的人倒是不少,妇女老人居多,目光审视了接近十位散步者,但都不像是能和我玩的人。虽然没问,其实和问了也差不多。

回头往小区里走。看来要动动脑子,才能找到愿意和我玩球的人。

我慢慢走着,后面跟上了一家三口,男女主人看起来都四十多岁,他们的女儿个挺高,应该上中学。我停住脚步,迎上去问男主人,"我找不到人和我一起玩球,你愿意和我玩玩么?"男人觉得有些突然,警惕地捏着手里的手串敷衍,"我们要回家了"。嗯,典型的中国人,凡是碰到不认识的人主动搭话,那都可能是坏人或者骗子,谁知道你的橄榄球里面,装的是什么药?

说到手串,我见到的很多人手里都捏着一串,捏着它如同捏着他们自己的命。又和几个胖胖的男人擦肩而过,也都捏着各样大小,材质不同的手串。以前大清国和民国还是提笼架鸟,如今共和国的男人们扔了核桃,开始玩木头珠子了,什么金丝楠、紫檀、酸枝、花梨,还什么海黄、越黄,可这捏手串,主要是动手,最多小臂用点力而已,但愿这些中老年男人们能捏出健康。

走过两栋楼,发现了目标。一个胖呼呼的小男孩,小胳膊小腿都圆滚滚的,穿着蓝色篮球背心,下穿一条运动短裤,脚下一只白色足球,他父母一定是觉得他胖,希望他能多动动,多锻炼锻炼身体。身边几米开外,是他的父母在周围。孩子爸爸肚子也不小,有其父必有其子,他刚点了一根烟。

这家有戏,带孩子的家庭,一边都比较友好,而且相对好说话。我问孩子爸爸,"我找不到人玩球,你愿意和我玩么?"孩子爸爸一看就不是那种拒人千里之外的人,"怎么玩啊?"我走近他,说,"四个手指分开,把在缝线处,大拇指握在另一边,扔出去即可"。孩子爸爸明白了,"扔出去就行是么","对"。

我走出大约十米,摆好姿势,两脚前后站立,挥臂扔出橄榄球。男人接住,单手给我扔回来。他的妻子和孩子,站在一边看,胖儿子也跃跃欲试。

我和爸爸扔了几十个回合,身上还出了些汗,感觉不错。

天色渐渐暗下来,我陪着胖男孩,相距一米,我扔给他,他扔给我,一开始,男孩有些害怕,我扔给他的时候,他都不敢睁眼。我鼓励他,不要怕,这就是个球。在经历了三四五六次闭眼之后,他终于睁着眼接球了。

每次扔球之前,我都说,"准备好",胖小子两腿分开,两手也摊开,准备接球。我扔过去,他反应有些慢,球一般都砸在他胸口上,然后落到他的手里,有点像篮球的打板进筐。还有一次,我扔的高了一点,直接砸在胖小子的鼻子上。我赶紧问,"疼不疼?"小小子笑笑,"砸我鼻子上了。"

又是几十个回合,我提高了对胖小子的要求,"我们加快速度行么,我扔给你,你马上扔给我,我再马上扔给你",胖小子点点头。

捡球间歇,和孩子爸爸问了孩子的年龄,回答了孩子妈妈关于橄榄球的价格,并告知有小尺寸的儿童橄榄球。

玩得挺舒服的,天黑了,和这家人说了再见。

玩橄榄球的男人回家了。



[本日志由 admin 于 2013-07-03 10:25 PM 编辑]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404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
验证码: 验证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