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的最后一天

12月28日早晨从拉斯维加斯起飞,29日傍晚到达北京。在三藩市机场转机时,差点丢了一包衣服,那是我们到达北京机场御寒的衣物,在JCPenny买的新哥伦比亚夹克。到了北京,感觉真冷,一出机舱门就已经感觉到了。等待提取行李的时候,旁边的人就说脚已经冻得冰凉了。出了机场,到北苑附近赴宴,临走时看见大厦外穿着大衣戴着帽子的保安,心里想,宁可去暖和的海南当个要饭的流浪汉,也不能在这么冷的天在北京当保安。到家和太太一起整理行李,算账,吃饭,睡觉。很长时间没有接触的硬板床,第一天晚上有点硌人。

今天中午去稻香村,一进去头就大了一号,里面人很多啊,到处都是排队的,大多是老年人。这阵势,只能默默走到一条短队伍的队尾,慢慢排着。买了酸豆角、雪里蕻、两样豆制品,25块多。一路上,净看人面相了,看面相,看身材,判断对方的精神状况和身体状况。实话实说,我观察到的大部分人身体状况,感觉都不怎么样。美国也一样,身体好的人,就跟特别有钱的人一样,都是少数。排队的时候,旁边一对夫妇走过,女的对男的说,你今天不能吃泥肠,估计是控制饮食呢。

9月17日到12月29日,104天。从西雅图的秋天,直到拉斯维加斯的冬天。

旅行方式有了一些创新,前半程以骑车为主,后半程以火车搭载自行车为主,到了当地则采用骑车。最后一周,租了一辆三菱,从圣迭戈边走边玩,慢慢开到拉斯维加斯。

一些难忘的瞬间:

西雅图的陡坡,往上骑的时候,根本上不去,推着都一身汗。下坡的时候,只能一直紧捏着前后闸,慢慢地往下溜。

总共补内胎五六次,补胎算是比较熟练了。在Santa Rosa的Hyatt,某日突然一声巨响,满屋子一通查找,原来是小拖车爆胎了,内外胎全废了,于是一直拖着爆胎搭乘Amtrak,到了San Luis Obispo,找个自行车店花十几美元买了内外胎,自己给换上。

卸掉了太太自行车后轮的挡泥板,这个挡泥板距离车轮太近,导致我们骑车去Eugene旁边小镇上的廊桥时,小道上厚厚的松针,塞满了车轮和挡泥板之间的空隙。小拖车后轮的挡泥板也被我卸掉,扔在了Garberville,因为总磨着车轮。

充分体验了品牌车和组装车的区别,我的TREK 800,几乎没出过什么机械问题。太太的组装车,闸不是原配,刹车感觉很硬,而且和车轮间的间隙没法调整。车把也松了好几次,就连车座都换了两个。

一路上碰到的车友,有从阿拉斯加要骑到阿根廷的哥俩,有一对要骑到洛杉矶的美国和德国姑娘,有一对情侣从温哥华要到旧金山和圣迭戈,有另外一对夫妇从西雅图到洛杉矶然后飞机去阿根廷。大概就碰到了这四对。

长距离徒步的见到两人,一人在红杉大道,一人是在拉斯维加斯郊外。

俄勒冈的众多廊桥,北加州的巨杉大道,101公路,66号公路。。。。

在某小镇饭馆,见到一位老太太,微笑加上眨巴左眼,给我们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以后数天,我一直在练习这个动作。唯一遗憾的是,当时没有和老太太合影。

在拉斯维加斯赌场酒店里,Palace Station,见到一张赢家照片墙,上面贴满了赢家的照片,500美元,1000美元的都有。印象最为深刻的,却是一对老夫妇,总年龄203岁,结婚已经81年。我定下一个目标,100岁。

农场的老麦克给我洗了脑,让我从此喜欢上了麦片。所有酒店旅馆,只要有麦片,早上先来至少四包,然后一堆水果,加上百吉饼,酸奶等。

沿路走访了不少大学,实地考察还是能让人对学校了解更直接。

在大城市都碰到了坏人,西雅图人行道上骑车被袭,波特兰车架包连同水瓶被盗,洛杉矶地铁碰到一个无耻的黑人。相反,中小城市和小镇都感觉不错。

走了一趟蒂华纳,这个城市,真的不能代表墨西哥,边境城市而已。

住了各类旅馆,各种品牌的酒店几乎都住了一遍,上有Hilton,Doubletree, Hyatt,下有Travelodge, Ramada, Super 8,La Quinta, 中游的Best Western, Wyndham, Comfort Inn之类。住到最后,感觉改造后的老式汽车旅馆比较好,明窗明卫,房间宽敞。这是所谓的高端旅馆也不能具备的条件。

锻炼结果是,肚子小了,大腿结实了。

接受了一个大教训,凡是中国旅行团扎堆经过的路线,一定要尽量避免。尤其不能去大客车云集的地方购物,去了也是自讨没趣。



[本日志由 admin 于 2013-01-02 08:07 PM 编辑]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445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
验证码: 验证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