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鲜的空气

我呼吸过的最新鲜的空气,是去年秋冬季节,从萨克拉门托,去往雷诺的路上。

进入山区,纷纷扬扬的鹅毛大雪,落在路边高耸的松树和杉树上。同行的美国人,也都纷纷掏出手机,拍摄难得一见的雪景。雪景不新鲜,新鲜的是,适当温度和湿度下,湿湿漉漉的雪片先挂在树上,聚集多了,很快,树枝承受不住沉甸甸的湿雪,哗啦啦,又一大堆雪片悠然坠落。

停车休息,是在森林中的两个小镇。第一个小镇,可能是colfax司机拽出防滑链,后来看雪没有继续增大的趋势,就又收了起来。这个地方,我们呼吸到的空气,是有生以来最新鲜,最湿润,最营养的空气。空气里没有一点杂质,有的只是清冽和舒爽。

到邻近雷诺的一个大镇子,当时记得名字,现在就忘了,可能是TRUCKEE。车又停下,空气仍然极清凉湿润,但湿度和负氧离子含量,比林中小镇就要差了一些,可见人的鼻子,对20-30%的细微差异,还是能感觉出来的。

和太太经常回忆起那天。。。。仅仅是好的空气,就能让人记忆和想念。



[本日志由 admin 于 2012-08-15 03:48 PM 编辑]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251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
验证码: 验证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