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有机农场旅行记(3) 科恩家庭农场

到达Fresno之后,在灰狗车站,太太看着行李,我先出去问公交线路,还好,车站不远,坐一趟车就到了,Four Points Sheraton,国内翻译成福朋喜来登,在美国是普通的三星酒店,这个酒店,是老的汽车旅馆升级改造的,房间巨大无比,设施也不错,不比美国四星酒店差多少,而且价格实惠,含税52美元,不含早餐。在这里住了两天,主要是休息休息,在城里逛逛。酒店对面是个购物中心,SEARS里面,有几个货架子的衣服,都是三美元一件,比Marshalls或者Ross价格还要实惠,这大概只有在Fresno这样的加州中部农业区的大城市,才会有这样的价格。

10月21日傍晚,农场女主人开车来酒店来接我们。女主人叫Sue苏,大高个头,在Fresno城里法院上班。她开的小车,在美国车里算是比较小的,车尾贴了好多贴纸,有反战口号,有广播电台频率。车里还坐了另外一个姑娘,是以前在科恩家农场呆过,在外面没找到地方,又跑回来找地方住的。女主人后来告诉我,她们家已经没有地方了,就把她安排到了他们邻居家的农场里住。

接上我们之后,苏开车去了Costco,美国大型仓储超市,我们本来想买一罐大杏仁,结果那姑娘说农场有杏仁,我们就没买。那姑娘这个周末过生日,她买了一箱啤酒,结账时收银员问她有没有会员卡,她没有,但看她只买了啤酒,就只看了驾照。苏买了香蕉,面包,饼干,黄油,橄榄油,都是窝夫的生活必需品,还有几罐浓缩冻橙汁,因为说窝夫里有人感冒了,所以给大家补充点维生素。

苏在车上,递给我两页打印的窝夫须知。第一条,安全第一,特别提醒,在小溪边有rattle snake。每周工作五天,中午集体在他家吃饭,早饭晚饭自理,反正有面包,黄油,菜地里有各种蔬菜水果,后来我们在厨房里还找到了糙米。

驱车一个半小时,向东北方向,到达Norfork小镇,2500人,看了几个有机农场合伙开的小会员商店,很漂亮。然后又驱车二十分钟到达农场,天已经很黑了。

苏在车上,还往农场打了电话,问我们的房间收拾好没有。我问苏,现在有多少窝夫在这里,苏说,现在有十四个窝夫,一个德国姑娘,两个瑞典小伙子,一个法国姑娘,剩下的都是美国人,现在又来了两个中国人,之前,他家还没有中国人来过。

沿着山上的公路,到达农场,苏告诉我们,白天从山上能看见下面的一条河和一个挺大的湖。

汽车开进一个大铁门,进了铁门,沿路里面一共有八家私人农场,科恩家的农场有100多英亩。

先开车去了窝夫村,WWOOFVILLE,这里有几辆宿营车,窝夫们有的在屋外坐着聊天,我们互相做了自我介绍,发现这里有三个艾瑞克Eric,一个本Ben,一个雷蒙德Raymond,一个萨姆森Samson,外加三个女玛丽,分别是德国玛丽,法国玛丽,还有美国玛丽。感觉人很多,脑子基本乱了,好像记住了几个名字,但又和人对不上号。

苏把我们拉到Farm House,这是个正经房子,是原来老科恩父母住过的。这里现在有三个姑娘住在这里,把我们安排在了二楼靠阳台的房间,也算是最优待的条件了。

接下来的两天,正好是周末,不用干活,我们就享受了两天的度假时光,在农场到处转转,摘点苹果,这里的梨很甜,每天都吃几个。

在Farm House,有一只寄居猫,被叫做Ruashia,是一个从东欧移民到美国的窝夫姑娘起的名字,这个名字也成了东欧风格。Ruashia是我见过的最聪明,最可爱的猫。从我们第二天出门,它就和我们一起走,就像是我们的向导,经常跑在前面,然后停下来,回头等着我们,等我们走到了,它又往前跑几步,再回头等着我们。往窝夫村走的时候,它还是走在前面,突然,它跑到一个地方,开始用爪子刨土,我以为它要抓地鼠,结果刨好之后,Ruashia站在坑上舒服地拉了一泡屎,拉完之后,用爪子一顿猛扒拉,用土把自己的屎埋上,还过去闻了一下,估计发现能闻到味道,就又往上面埋了些土,这是我们第一次看见猫在野外拉屎的样子,感觉非常新鲜。


我和我的爱猫,在欣赏风景。

Ruashia带领我们刚刚进入窝夫村领地,它停住不走了,我们正在疑惑,窝夫村的两条大狗跑了过来,向Ruashia冲了过去,Ruashia动作敏捷,噌地一下启动,几下就爬上了身边的一棵大树,剩下两只大狗在树下汪汪叫,估计是大狗对Ruashia进入了它们的领地很不满,我们也就明白了,为什么刚才Ruashia进了窝夫村领地,走了几步就不往前走了,聪明的Ruashia知道有危险。

据说,窝夫村里,原来还有一只猫,前段时间,被土狼吃掉了。

不用干活的悠闲周末很快就过去了。周一早上七点半,大家集合出工,老科恩带了女儿一起来了,今天的活是栽大蒜,总共有八九种大蒜,老科恩准备做个实验,看看哪种大蒜比较适合他们家的土地,他女儿叫Becky百吉,白吉说,用不了这么多人栽种大蒜,结果在家里还和老科恩发生了争执。老科恩是个很不错的人,他总是希望让大家都学到东西,所以尽管活很少,他还是希望让每个人都参与进来。就这样,十几号人,蹲在两三垄地里,很快就栽种完了,然后分别用小木牌做好不同地块不同品种的标注。

栽完了大蒜,有两三个人去厨房干活,给大家备饭。剩下地里的活,有用土堆梯田的,有拔草的,我选了推土堆梯田。和我一起劳动的,有法国的玛丽。土是老科恩从铲车用其它地方运来的。干了一阵子,发现这活对体力要求很高,先要用铁锨把土扔到独轮车里,然后推车到已经堆好的梯田劲头。鉴于我的体力,只能干一会歇一会,法国姑娘玛丽,绝对是个超级劳动者,她可以一刻不停地劳动,铲完土,她可以马上推车,推车卸完土,回来接着铲土。这姑娘在法国学兽医,我一开始还以为她是印度移民法国的人,一问,还确实是地道的法国人,身体太好了,我不断送上她多么能干的溢美之词,外加"我喜欢你的法国口音"。说话还是比铲土和推车要轻松很多的。

法国玛丽很不挑剔,我有一次看见我的爱猫Ruashia用猫舌头舔了玛丽的茶杯,我告诉玛丽,她的杯子被猫舔过了,可是玛丽连连摇头,没关系没关系,端起茶杯,照喝不误。

干完了一天的活,回到屋里,直接躺下,和太太说,我要累死了。一直歇到傍晚,才缓过来点,打开在圣迭戈买的一瓶红酒,喝了不少。

另外一天,去包装生菜,三个并排的不锈钢水池,先洗菜,然后放在塑料离心桶里,离心掉过多的水分,然后过秤包装,9盎司一包,给镇上的墨西哥餐馆,4美元一包。今天包装了二十多包。

包装时,和美国玛丽聊了聊,这孩子很活泼健谈,身上纹身不少,脸上环也不少,她是北卡人,在大学上了一阵子就不上了,跑到旧金山打工。去年在这个农场干过,今年在旧金山没钱了,就又跑回农场,已经待了五个月了。我问她具体在旧金山干什么,她犹豫了一下,说是做Retailer,我觉的这可能不是真的。

有一天晚上,去挤了羊奶。在上一家晨星农场,挤羊奶是手工的,因为他们的羊奶,都是用来自己喝的。在这里,羊奶是要做成奶酪出售的,所以科恩的儿子艾仁告诉我,如果要在市场上做成商品卖,必须严格消毒,采用真空挤奶,才能保证干净。

还有一天,是摘葡萄。老科恩有个朋友,是业余时间做葡萄酒的,老科恩开玩笑说,因为做酒这人喝得太多了,所以这人的老婆就不让他再种葡萄了。我们总共摘了二三十筐葡萄,轮流体验了一下葡萄榨汁。

Marie是法国玛丽,学兽医的,到美国实习,实习之后到两个农场当WWOOFER. 身体极好,干活能顶一个壮小伙。铲土,推车,一刻不停。美国小伙都跑到厨房偷懒去了,她一刻不歇着。

Raymond是学哲学的,准备在俄勒冈买一块农场。

Samson是学英语的,大学毕业后,在纽约一个私立学校当了三年小学老师,教体育和阅读,每天早晨6点15就要出门上班,干了三年以后,不想再干了。

Glenna是佛蒙特人,大学毕业后在律师事务所当了一年前台接待,就出来玩了,这个农场之后,她要去新墨西哥的一个温室大棚农场,也是全太阳能发电的。

德国姑娘玛丽,她今年20岁,刚刚高中毕业,准备玩一年再去上大学,在美国分别在水牛城,内布拉斯加,密苏里,亚利桑那干过四个农场,这个农场之后,去波特兰,然后去英国。

在科恩家庭农场一共待了九天,其中包括两个周末。11月1日,我们离开科恩家,回到Fresno,休息一天,本来想去看地下花园,结果那天不开放,就去了弗雷斯诺州立大学参观了一下,正好赶上刻南瓜比赛,太太上阵,刻了一个大南瓜。



[本日志由 admin 于 2011-12-16 09:34 PM 编辑]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评论: 2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5115
  • 1
admin [2014-07-01 07:42 PM]
谢谢。此为本导演授意摆拍,以纪念我和这位极有灵性的猫的欢乐时光。
taketeasy [2014-05-17 02:45 PM]
这张照片照得很好!赞拍照的手艺!
  • 1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
验证码: 验证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