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有机农场旅行记(2) 晨星农场


晨星农场大门。

10月10日早上,去坐火车,从圣迭戈到Oceanside,去和农场接我们的人会合。坐比较便宜的coaster,比Amtrak便宜,属于区间火车,一个小时的车程,票价5.5美元,火车已经停在站台上了,马上就要开了,赶紧在站台上的自动售票机买票。有意思的是,在车上,发现有一个流浪汉没买票,结果列车员威胁要叫警察把他抓走,流浪汉很紧张,追着列车员苦苦哀求,说他的生活已经非常艰难了,原话是my life is endangered。在圣迭戈这样温暖的地方,列车员估计也见多了这样的流浪汉,反复警告加威胁流浪汉。这个流浪汉的突出特点,是身上有股极其浓烈的恶臭味。

到了终点站Oceanside,流浪汉不见了,更没见来逮流浪汉的警察。臭成那样,估计没人愿意碰他。

趁着时间尚早,离开火车站两条街,就到了海边,海里很多冲浪的新手,浪头一过来,纷纷跳上冲浪板,然后稀里哗啦地落入水中。

在Oceanside,火车站,灰狗车站,还有当地汽车总站,都在一起。我在那里站了一会,就有一个穿着正常的小伙子过来问我要钱,说要回圣迭戈,我没给。这里估计流浪汉不少,从卫生间内部的设置,也证实了我的判断。一般卫生间,每个马桶之间,都是有隔断的,但是,在这里,居然没有隔断!!!而且,固定卫生纸的中轴,是扁的长方形,不是常见的圆柱形,卫生纸根本无法转动,只能用手围绕着卫生纸,一点一点地卷下来。不仅如此,卫生纸外面,用一把大铁锁仅仅锁住,想拿也拿不走,想转也转不动,这只有防流浪汉才能这么防啊,真是开了眼界。

约定10点钟集合,过了一会,走来一个男人,先和太太打过招呼,太太向我招手,我急忙过去,原来他就是晨星农场派来接我们的,叫戴维,戴维还带了他的儿子,于是太太给他儿子起了个名字,小维。

在车上,看到他们的一些宣传品,这个农场在美国属于一个叫做十二部落的团体。大家像部落一样生活在一起,一起吃饭,一起劳动,互相以兄弟姐妹相称,个人没有收入,所有收入归大家共有,谁有什么需要就提出来,有人进城的话,就去城里买回来,感觉像共产主义。我问了农场的一些基本情况,这个农场有六十多人,大人和孩子各占一半,已经开办了七年,戴维也算是元老,在这里已经待了六年了。

戴维上了车,告诉我们,他要去取一些水果包装的纸盒和标签,这个农场主要生产西柚、各种蔬菜和柿子,山坡上还有很多鳄梨树。于是我们先去拉上纸箱,后来戴维突然想起来,他把装着钱和证件的背包,落在了刚才洗车的加油站那里,于是赶紧开回去找,一路懊悔不断,"哦,我怎么能这样呢?"。。。"哎呀,我所有值钱的东西都在那个包里呀"。。。我只好安慰他。到了加油站,好在那个包还放在那里。大家都松了一口气,虚惊了一场。

虚惊之后,我们来到一个小城,名叫Vista。戴维拉我们到了一家餐馆,Yellow Deli,中文应该就叫黄色小饭馆。这家餐馆很精致,如果餐馆有五星级的话,这个餐馆基本可以算是五星级的餐馆了。桌椅和装饰要么是实木的,要么是皮制的,颜色很柔和,菜单设计也很别致。我点了沙拉和汉堡,味道不错,加起来十几美元。汉堡没吃完,打包带走。我要付钱,戴维说,不用付钱,这个黄色饭馆和晨星农场都是属于十二部落的,当时晨星农场的人,也来了不少,帮助黄色饭馆盖房子。晨星农场的人来这里吃饭,都不用付钱。

吃完饭,离开小镇,往农场开去。到了农场,先看了我们的房间,房间比较干净,一张床,两个床头柜,一个五斗橱,一张小桌子,两把椅子。床头柜上和五斗橱上,还摆了欢迎的鲜花、贺卡、饮料、新烤制的甜饼干。我对住宿条件还是很满意的。卫生间,处于两间卧房之间,由我们和住在卫生间对面的一家共用。卫生间有两个门,分别通向我们的房间和另一家的房间,谁家要使用,就把通向邻居家的那道门锁上,就可以了。

当天我们感觉挺累的,也没有出工,就在屋里休息。到了吃饭的时候,大家都到一楼的餐厅吃饭,这里是女人做饭,孩子们负责把饭菜送到餐桌上,然后也负责收拾吃完的餐具,还要打扫卫生。这里的孩子从小就接受了各种各样的劳动锻炼。晚饭的时候,一个韩裔美国人过来陪我们说话。

戴维通常这样介绍我们,这是晓东,他能说很好的英语,这是他的太太,她能讲一些英语。

这里,每天早晚都有集体活动,集体活动是必须参加的。内容主要是,大家分别谈谈自己读圣经的感受,以及每天的个人感悟,早晚都有唱歌,晚上经常有大家一起拉手跳舞。头几天的活动,我基本是在适应听力,过了三四天以后,听力基本跟上了他们的语速。早晚活动时,都点上篝火,无论大人孩子,大家围在篝火旁,一起唱歌跳舞。小朋友也时不时地发言,说个一句两句的。

早上的活动,一般是七点开始,活动之后吃饭。晚上的活动,一般八点开始,是在饭后。活动之前,专门有人吹号集合,用的号,是几个大海螺做的。这里,没有电视,没有报纸杂志,大家九点多就休息了,早上六点多起床。很少吃肉,每周吃一次鱼。基本是全素食。蔬菜水果都是地里种的,很新鲜。刚开始的几天,我们对这种素食不太习惯,后来习惯了,感觉倒也很好。

第一天干活,我们去了菜园。干了锄草,栽苗两样活,各干了两三个三十米长的垅。圣迭戈阳光强烈,找了一顶草帽戴上。看了他们如何整理收获的蔬菜,原来是把菜叶,都泡在加了冰块的水池中,洗净之后,选8片叶子,扎成一捆,据说在农场的摊子上,要卖3美元。

剩下的时间,吃了不少甜瓜,我问另外一个在菜园工作的小伙子,还有什么活,那孩子目光狡黠,怪怪地笑着,问我,难道你想干更多的活么?NO, NO, 我回答他。这孩子看样是在磨洋工,慢慢腾腾地在往育苗器里面放种子。

第一天干活下来,栽苗比较累,要蹲着,或者坐在地上,先挖一个小坑,把育好的幼苗放进坑里,最后用土给埋上。第二天,感觉上来了,腿很酸,平时不劳动,干点活就累。

接下来的日子,和太太在厨房帮过厨,刷碗,擦碗,剥蒜,切瓜,做匹萨等等。。。

下地的活,干过摘西柚,身上斜挎着一个非常结实的采摘包,把摘下来的西柚,放到包里,待到包很重的时候,走到集中堆放西柚的大塑料箱子那里,箱子满了之后,有人开着叉车把箱子运走。

摘西柚,也是有学问的,最好是用剪子,把西柚从根部剪断,留下一点梗,有梗的可以往市场卖。可是,我不熟练,也为了偷懒,经常直接把柚子拽下来,这样上面就一点梗都没有了。基本是用来榨汁,做饮料用了。

榨汁过程是这样的,先用水把大塑料箱子里的西柚冲刷一番,然后用刀切成两半,上电动榨汁机,一个电动旋转的榨汁头,把半个西柚用手按在榨汁头上,果汁就流到大桶里。榨完汁的西柚,集中起来堆肥用。

榨出的西柚果汁,在车间里,和其它七八种蔬菜混合,打碎,做成一种绿色的饮料,他们就叫它"绿色饮料Green Drink"。每瓶卖8美元,我基本每天喝一瓶,味道偏甜一些。还吃过他们自己做的Green Bar,绿色营养棒。

我们到的时候,这里有另外两个WWOOFer,一个来自加州北部stockton的姑娘,另一个是来自俄勒冈南部的三十多岁的单身男人凯文。后来和单身男人凯文聊天,他原来在美国做司机兼导游,干了十几年,厌烦了到处奔波和过于好玩的日子,想安定下来,自己买块地,搞个农场,所以来这个农场学学。结果,晨星农场的人想拉他入伙,因为晨星农场地里的活,都靠男人干,需要单身男人。可是,凯文并不想入伙,他对晨星农场人们的信仰,也不是完全赞同。

晨星农场的晚上,繁星满天,大家围坐在篝火旁,唱歌跳舞,只要有开放的思想,其实他们的生活状态,是非常健康,非常自然的方式。

晨星农场里,用得最多的家用电器,是洗衣机。四台大洗衣机,好像永远有干不完的活,为这几十号大人孩子服务。洗完的衣服,直接晾晒到太阳下面,加州南部的强烈阳光,一两个小时就能把衣服晒干。

十天,很快就过去了。临走的那天早晨,天还黑着的时候,我们就起床上了车,再次到Vista的黄色小饭馆,免费吃了一顿早餐。开车送我们的小伙子,还从饭馆拿了一个全麦的大黑面包,给我们路上带着。这种面包,很硬,在晨星农场经常能吃到,当时觉得不怎么好吃,可是,坐在车上,饿了的时候,细细品味,却觉得很好吃。

从此,我们将要赶往下一个农场,科恩家庭农场。接头地点,加州中部,Fresno。





[本日志由 admin 于 2011-12-15 09:28 PM 编辑]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858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
验证码: 验证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