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价飞涨的时代,我有幸见到了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恶性通货膨胀,当时政府还有点小良心,还知道弄个保值储蓄,让百姓自我安慰一下。我那时还是个被中国教育搞傻的青年,没钱,也不知肉疼,体会不深。只知道妈妈买了好多布,至今仍然搁在箱子里。

如今的通胀,我体会很深,因为经常花钱。装修一下吧,随便找个工人,最低收入的力工,每天也要一百二三十块。瓦工木工每天工资,都已涨到二百元以上。比两年前,工人的工钱至少涨了50%,甚至100%。找了两个瓦工,贴了五天瓷砖,工钱3000元。

还上什么大学啊?上了大学,还不如路边的揽工汉。

坐在车上,电视里正在播放杭州棉布商人的采访。商人说,7月份棉布每米15元,8月份每米就要15.5-16元,九月就又涨到16.5-17元,而且还买不到。这听起来似乎耳熟,好像鲁迅曾经写过什么类似的东西。

想改个煤气吧,去煤气公司问一下,不需要他们干太多活的那种,最低320元,还要先交钱登记,等到半个月以后,才有人上门。

找个私人干吧,还好,150元改煤气。安装暖气,一个暖气100元。100元,是二十年前,我大学刚毕业时,一个月的全部收入,如果当时攒下的一个月工资,到了如今,也就够一个工人来装一片暖气的,最费劲的暖气,安装也用不了一个小时。

二十年,通货膨胀了几十倍,还是几百倍呢?不管多少倍,我们的通胀,永远是良性的,就像北京的空气质量,经常是良好一样,好啊。好不好,看谁来定义,怎么定义了。

唯一感到幸运的是,我的钱不多。我不知道,那些也是靠辛苦工作,挣得钱比我多的人的想法。钱越多,"损失"就越多,白干的越多。

好在,我钱不多,身体不错,本事仍在增长中。这是唯一能在这个极为荒唐的时代,聊以自慰的东西。虽然钱不多,那我也肉疼啊,反正有人在割我的肉。

诺贝尔和平奖,居然颁发给了中国政府定性的罪犯,到底是谁荒唐?反正,这里面有个荒唐的主儿。照理,应该把杨振宁之类的,也弄成罪犯关起来,他不是也得过什么诺贝尔奖么。可惜人家虽然是华人,但都是美籍华人,和中国压根就没什么太大关系。

有空去挪威看看。



[本日志由 admin 于 2010-10-13 09:52 PM 编辑]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853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
验证码: 验证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