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吃低保(转载)

原文不叫这个名字,但我觉得这个名字更贴切,所以改了一下。

美国老人安享晚年:彩虹中心为华裔老人服务   作者:xiao

一直听说马里兰州的蒙郡(Montgomery county)对老人有很好的照顾,几天前便抽空去了一个专为华裔及拉美裔服务的机构参观。不去不知,去后大为感慨。写下此文,与大家分享。

我去的这个老人服务机构称为”彩虹老人日间健康照护中心”(Rainbow Adult Day Health Care Center)。我去时,老人中心刚刚庆祝了成立两周年。两年前中心创办者彭泽宁夫妇在郡政府的帮助下,从最初的十几位老人开始,不断发展,目前已有150多位华裔,另外还有30多位拉美裔。列在等候名单上的华裔老人,还有100多人。

据彭泽宁介绍,彩虹老人中心是以低收入或没有收入的老人为服务对象的,加入中心有两个基本的条件,首先必须年过65岁,其次必须符合享受”政府医疗补助计划”(Medicaid )的资格。而第二个条件最为重要,因为根据美国政府的规定,只有收入低于一定标准的老人(年过65岁)才可以享受医疗补助计划。所以享受医疗补助计划便成了低收入的代名词(有关这个计划的详细内容,以后再 专文介绍)。


正在学做手工的老人 ( Xiao摄)

一旦成为彩虹老人中心的成员,便开始享受中心的各项服务。服务的内容是这样的:从周一到周五每天上午中心便派出专车到每个老人家去接人。中心有六位专门的护士为老人们作定期健康检查,并为每个老人建立了健康档案。也有专门的理疗师为有需要的老人作恢复机能的理疗。另外还有众多的护理员在中心照顾老人。

老人们到了中心以后先吃早饭,早饭后有各种活动:打乒乓、打桌球、跳健康舞、打太极、学插花、学做手工、学电脑上网、学英语、看电视看报刊杂志,或三五一群聊天,或四人一桌打麻将。中心为了丰富老人的文化生活,还组织大家出外一日游,到华盛顿的各个博物馆、公园、旅游景点去参观,也会邀请各类专业人士举办诸如健康保健、历史文化一类的讲座。每周还会开车带老人去大的购物中心及超级市场买东西。到了下午,中心再用专车将老人一一送回家。为了接送老人,中心配备了十辆车,聘用了十名司机。

每天的早午餐对中心来说是重头戏。一百多人的吃,既要有营养,又要按各人的身体条件配搭食品,还要照顾每个人的不同口味。老人的脾气一般较固执,要调好百人口味实在不易。中心为了翻花样,除了每天换新品种外,还经常带老人去各餐馆进餐,周围的中餐馆几乎都吃遍了。


老人们学做的插花 (Xiao摄)

老人在中心的所有活动,全部是免费的。而中心的经费,则由政府负担,每人每天的费用是70美元,每周五天,每年每人的经费约为18000多元。该中心现在共有180多位老人,如此算来,政府的支出近340万。而在蒙郡,同样性质的老人中心一共有14家,为不同族裔的老人服务。

在彩虹中心享受福利待遇的华裔老人,大部分并没有在美国工作的经历,都是随子女后取得美国国籍或绿卡,长期在美居留的。换句话说,这些老人并没有在美交过税,按中国人的习惯说法,就是对国家没有什么”贡献” ,但照样享受政府的福利,与土生土长的美国人没有区别。唯一的区别,就是必须是低收入者。

我在彩虹中心参观时,看见不少老人在中心活动。与其中两位华裔老人的交谈,使我对 “美国是儿童的天堂,中年人的战场,老人的坟墓” 的流行说法大起疑问。

与我交谈的两位老人,一位是徐尚九,今年八十五岁,安徽人。原在银行工作,八九年来美探望女儿,后来在此定居;另一位是徐文庄,八十三岁,九二年来美探望女儿,来美前在上海电机技术高等专科学校(现为上海机电学院)教书。


中为徐尚九,右为徐文庄 ,左为中心创办者彭泽宁 (Xiao摄)

这两位八十高龄的老人,看上去很是精神,也很健谈。尤其是徐文庄 老人,讲起话来滔滔不绝。他告诉我,他们两位都姓徐,是本家,年龄又接近,也都是来探望子女后定居美国的,生活背景相同,很是投缘,所以在彩虹中心活动时,总在一起。他们两人都没有在美国工作过,定居后,开始享受美国政府规定的福利保险。由于没有在美国工作过,也没有交过税,所以拿的是最低的社会保障补助金(Supplemental Security Income,简称SSI),一对夫妻每个月有一千美元左右。

每月一千多元的收入,按规定是属于低收入者,所以他们有资格参加医疗补助计划(Medicaid)。参加了医疗补助计划的人,看病几乎免费。徐文庄老人来美后,住过两次医院,动过两次大手术,都是癌症,花费医药费十几万,全部由医疗补助计划支付,自己只付了几十元。他说起此事直夸美国好:医院设备好,住的是单人病房,医生认真负责,多次会诊,并不因为他是外国人又不会英语而歧视他,态度十分和蔼。医疗费也由政府买单。

由于他们是低收入者,等待数年后,住进了老人公寓。老人公寓也是政府福利的一种,老人公寓一般不豪华,但设备齐全,环境安全舒适,一房一厅。入住老人公寓,房租是以收入的三分之一计算的,水电煤气等费用全部包括在房租内。

我对他们交了三分之一的收入作房租后,只剩下六百多元钱如何够用有些疑惑。为此徐文庄老人给我算了一笔衣食住行帐。他说,拿衣服来说,我们都是老人,不需要经常换新的衣服,真要买衣服,回大陆时买比较便宜,在这方面基本没有开销;住的开销已经去掉了;行,蒙郡对老人十分照顾,乘坐公交车辆全部免费,老人每个月还可以付十元两角五分买一本价值一百二十元的车费本,用在支付出租车的车资上。所以行的方面也没有什么开销。最大的开销是在吃的方面,美国的食品不贵,鸡蛋一元买十二只,牛奶三元一大桶,两个人喝一周都喝不了;鸡肉猪肉一、两元一磅,蔬菜大多一元一磅,水果也很便宜,橘子香蕉苹果葡萄西瓜,从几十美分到一美元多一磅,所以吃的方面开销顶多也就两百多美元。他们现在每周五天到彩虹中心活动,吃的开销则大大减少。由于他们是低收入户,政府每月有一百元的食品券补助(Food Stamps)。所以,一千元的收入除了三百多元的房租外,几乎没有地方可用,根本用不完。每月总有三四百元的存款,这笔钱,多用在旅游回国的路费上。听了他们这一说,我想这样看来,美国是老人,或者说低收入老人的天堂才合情理。

徐文庄老人说话时,徐尚九老人就在一旁微笑听着。等徐文庄说完,他补充说,他们享受了政府的福利,也知恩图报,尽自己所能,在社区里做些力所能及的义工服务,算是对社会尽绵薄之力。


98岁老人崔叔和夫妇 (Xiao摄)

这两位老人对彩虹中心也是赞不绝口,说中心对老人的照顾十分周到,各种活动也很多,丰富了他们的晚年生活。徐文庄老人还将他写的组诗十三首抄了一份给我,其中之三是描写彩虹中心理疗服务的:”莫道肩膝痛,推捏得舒松。咸称服务好,身起步从容。” 徐尚九老人一时兴起,当时就写了一首”咏彩虹”的七言诗给我:”平明日出照天开,车马迎宾次第来。旋听清歌惊雁落,又看曼舞羞鱼沉。饥来餐饮殷勤送,小恙嘘寒问暖频。最是欢欣乐未艾,已鸣钟声报归程。”

等我准备走时,正好看见该中心最长寿老人崔叔和等着开饭,该老今年98岁,1912年生,看上去还很健康。她的太太刘怡辰女士今年83岁。两人都是从台湾移民到美国的,据刘怡辰女士说,她的堂舅父是周谷城 。周先生原是复旦大学历史系主任,我熟悉的老一辈历史学家,所以很有一些亲切感。替他们拍了张照留念。



[本日志由 admin 于 2010-02-24 03:24 PM 编辑]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美国 低保 社会保险 医疗保险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182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
验证码: 验证码
内 容: